流年深处是繁花(主人公陆焰柳溪小说)章节目录全文阅读

发表时间:2018-07-14 09:46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小说资讯
分享到:
《流年深处是繁花》作者是千兮,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陆焰,柳溪。小说主要讲述了陆焰恨死柳溪了,恨不得她下一刻就死掉。可当柳溪真的在手...
流年深处是繁花
《流年深处是繁花》作者是千兮,是一本言情小说,主角陆焰,柳溪。小说主要讲述了陆焰恨死柳溪了,恨不得她下一刻就死掉。可当柳溪真的在手术台上断气,他又怛然失色的出言威胁:“你要是敢死,我现在就刨了你爸的坟!”
 

精彩章节试读:

 

有一天,燕母被人发现撞墙身亡,死前衣衫不整,有跟多人发生关系的痕迹。因为是燕世余的老婆,所以即便死了,也是条大新闻,更是旁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至此,燕家人只剩下儿子燕绥一个。可是,厄运接踵而至,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不仅烧了燕家仅存的房子,也烧死了燕绥。

 

柳溪如遭电击,虽然她好好坐在沙发上,可身体仍是止不住的摇晃、颤抖,像是屋外没了生命的萧瑟落叶,摇摇晃晃地坠落在地。

 

跟多人发生关系、撞墙身亡、莫名其妙的大火……这些他人口中的燕家往事,像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刺向柳溪的眼睛、柳溪的心,逼她不得不看清现实。

 

难怪母亲会被轮、被逼咬舌自尽——原来,这就是陆焰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逼母亲跟他母亲有相同下场。

 

难怪父亲自尽,死得莫名其妙——原来,这也是陆焰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父亲尝一尝他当年的痛苦。

 

可笑世人都以为燕绥死了,只有柳溪知道,燕绥没死,他变成了陆焰,回来找柳家报仇了!

 

柳溪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别墅,只知道她回去后就昏睡了,浑浑噩噩了两天后,就到了母亲的葬礼。

 

葬礼那天,连向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阿松都发现柳小姐变了——幽深的眼底不再澄净,而是布满雾霾,让人看不真切;苍白的脸上透着丝丝冷意,令人望而生畏。最最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是柳小姐的笑容,逢人就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阿松还记得,上次柳小姐为了柳母的事,不仅气得冲到陆氏砍陆少,还切了阿彪他们的二兄弟。那样狠辣的手腕——真想不出来会出自向来柔弱的柳小姐之手。

 

她都气成那样了,今天又是柳母的葬礼,为什么不哭反笑呢?阿松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看不懂柳小姐了。

 

同样看不懂的,还有陆焰。

 

从进到葬礼、看到柳溪脸上虚伪的笑容起,陆焰就莫名烦躁,五脏六腑揪成一团,一抽一抽的,像是有人拿鞭子鞭他似得疼。他觉得这个疼很莫名其妙,却又阻止不了疼痛在身上蔓延。

 

本以为没看到柳溪,他的心就不痛了,所以很快离开了葬礼。可事实相反,疼痛如影随形,疼得他整个下午都没法工作。

 

更奇怪的是,他的心越疼,越烦躁不安,也越想看到柳溪。

 

有史以来第一次,陆焰一下班就迫不及待地赶回了别墅。

 

回程路上,陆焰烦躁的坐后座抽烟,一根接一根,像是要把整个人生的烟一次性抽完似的,车内烟雾弥漫很呛人。

 

坐前面的阿松悄悄打开一条车窗缝,手才刚拿开按钮,就听到车后传来一道疲惫的声音,吓得他又把车窗摇了上去——

 

“阿松,你父母死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阿松一听,就知道陆焰在问柳小姐,于是慎重地想了想:“父母去世的时候我还很小,具体什么感觉我忘了,我只记得那天我哭了很久。”

 

听完后,陆焰又重重抽了一口烟!是啊,亲人去世,是个正常人都会哭。不会哭的,只能说明她不正常。

此文为精彩内容, 后续全文内容请移步【安玩小说】输入书名或书号:30515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