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军婚:老公送上门(主角苏安然慕子辰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8-07-13 17:49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小说资讯
分享到:
《染指军婚:老公送上门》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蔓蔓紫青。主要讲述了小说男女主人公苏安然、慕子辰之间的感情故事,...
染指军婚:老公送上门小说

《染指军婚:老公送上门》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蔓蔓紫青。主要讲述了小说男女主人公苏安然、慕子辰之间的感情故事,慕子辰将苏安然当成了他玩宠小猫咪,一个随时随地,都可以顺手拈来的泄欲玩宠罢了!

 

《染指军婚:老公送上门》精彩章节试读:

 

她的声音哽咽而颤抖着,她真的是不想这样下去了。

 

每一次,她都得顺着他的意思去做,根本没有任何的自由可言……

 

她就像是一个被他操控着人生以及自由的布偶,根本没有自己的思想,只能任由主人的摆弄。

 

“收起你的泪水!如果不想做,就马上给我滚出这里!”慕子辰看着她一口一口求饶,他的心像是被人压着一大块石头,怎么都喘不过气来,这个女人说要离开他,就算是死也不要在他的身边?

 

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女人一直都不想做自己的女人?

 

很明显的,无论他怎么暗示过去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她都是一脸的无知,这让他觉得,她根本就是忘记了曾经所发生的事情。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忘记他?她凭什么可以忘记那些事情?

 

就算她忘记了,他也会帮着她慢慢地想起来!

 

苏安然以为他说的是真的,身子先是一愣,随即回过意之后,马上放开了握着他手臂的双手,就算身上此时一丝不挂,她都要离开这里。

 

在他的跟前,她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羞耻了。

 

她的身子已经被他玩弄了千万次,也不在乎这一次的赤裸相待了。

 

她想,只要自己离开这里,以后他们之间便再也没有纠葛了吧?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慕子辰只觉得好笑,这个女人,这般是为什么?

 

难道他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为什么他在这个女人的脸上看不到任何一点的骄傲神色?自从苏正华将她推进他的陷阱中时,看到她的那一刻,骄傲清高的神色在她的脸上,是毫无荡存的。

 

难道是因为她也知道,什么环境造就什么脾气?

 

以苏家现在的情形,她还能骄傲到哪里?

 

失忆?真他妈的扯蛋!她失忆了,那么他的这半年来对她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他一个人在自娱自乐?

 

“站住!你如果敢踏出浴室一步,我让你后悔一辈子!”在她的手急急忙忙握上门把的时候,他低沉喑哑的声音随即在豪华的浴室中响起。

 

苏安然也是愣了一下,握着门把的手也僵住了,忙抬眸望着他,满眼的狐疑。

 

他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他让她走的吗?他现在是要出尔反尔了吗?

 

慕子辰真的是快要被这个女人气得心扉爆炸了!

 

他刚才说的话,是威胁的语气,她都没听出来?反而是落荒而逃?

 

她真的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从他的身边离开了?

 

“你是什么意思?”苏安然颤着声音,低低地问道。

 

“是要我过去,还是你自己过来?”慕子辰眸底闪过一抹消逝既纵的精光,他笃定在原地,眸光紧锁苏安然赤裸的身影上。

 

眸底的那一抹情欲,是不可忽略的。

 

苏安然咬咬唇,握着门把的双手,最终还是放了下来,她轻闭上双眸,不让泪水在眼眶中形成,她不敢忤逆他的意思,最起码是在他操控一切的情况之下!

 

她挪着脚步,徐徐地折返,回到了慕子辰的跟前,在离着他一米远的地方站住了脚步。

 

“帮我脱衣服,我要洗澡。”慕子辰看着她磨磨蹭蹭的样子,心里就来气,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女人扭扭捏捏的模样了,大吼一声:“都被我看了千百遍,还在害什么臊?”

 

她听得,真想一巴掌将自己抽死在这里,他嘲讽的语气让她觉得自己真的只是一个一文不值的女人!

 

她眉头深锁,走了过去,伸出了微颤的双手,放在了他的胸膛前,人一旦害怕起来,做什么事情都不如意。

 

苏安然努力很久,都未能将他的衣服上的扣子解开,兴许是因为害怕的缘故吧。

 

她甚至是能够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是如此地镊人。她根本不敢直视他,一直都是维持着一个眼观鼻,鼻观心的动作,双手凭着感觉在他的胸膛前摸索着扣子的方向。

 

“抬起头来,你这样摸下去,要到何年何月?抬起头,看着我把扣子解开。”慕子辰的声音虽然喑哑,但是却散发着十足的震撼力。

 

他的话音刚落地,他已经抬手一把将她的手腕紧抓在手,牢牢地抓着。

 

苏安然不敢不从,唯有听从他的命令,缓缓地把头抬起来。

 

一抬头,便撞入了他深邃的眼眸之中,她想要逃,可是却无路可逃,因为他用力一扯,便将她整个人带入了怀里,下一刻,她只觉得身子一轻,已经被他打横抱起……

 

苏安然闭上双眸,心底已经是被伤害得千疮百孔了,她根本是提不起任何的情绪,伸出双手,抱住了他的颈脖,才不至于掉下去。

 

看着她的动作,他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他只是淡淡地低头睨了她一眼,随即便没有了任何的表情。

 

他抱着她,跨进了浴缸里,他重新调了水温,将她放在水中,用着一双勾魂的眸子深深地凝着她。

 

“别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我不喜欢。”慕子辰盯着她看了良久,她都未曾要睁开双眼。

 

虽然是知道那双美眸下是藏着什么样的情绪,但是他该死地却想看清楚!

 

没了骄傲,这张素净的俏脸,看起来舒服多了。

 

只不过,这张柔弱的脸,也不是他想要的。

 

这样驯服起来,少了几分的刺激。

 

按着十多年前她的性格,那么骄傲,目中无人的千金小姐,怎么会因为父亲的事情,就答应了跟他签下合约?

 

想想,他都觉得不是同一个人做的。

 

因为,本性难移。

 

但是,那宴会上羞辱他的女孩,确实是叫做苏安然。

 

现在的女孩,跟以往的那个,根本就是判若两人。难道说,人,真的会因为某些东西而改变的吗?

 

“睁开双眼,看着我!”慕子辰很久都未曾看到她抬起头来,眸底涌起了一抹怒气,他挪过去,伸手一把钳住她尖削的下颌,逼迫她迎视自己。

 

下颌传来的阵痛,让她紧蹙起眉头,倏地睁开了双眸,眸中噙着一抹幽怨,在看到他的火眸时,她的心尖儿一颤,忙转脸,看着浴缸中升腾起的水雾。

 

“你就想干坐着这里,什么都不用做了?”慕子辰的声音犹如从地狱里传来的阴风一般,让人不敢忽视,他的拇指一用力,将她的脸扳正,与他面对面地看着,“你可知道情妇的指责是什么?”

 

他的话,让她没由来地一颤,情妇?

 

什么时候成了情妇?不是代孕吗?她和他之间只是签了一份代孕契约,只要她生下孩子之后,他就会放了她,也会帮助苏家。

 

可是,她怎么越来越感觉到,他真正的目的不是在这里,而是其他?

 

“你什么意思?什么情妇?”苏安然颤着身子,身子不断地往后挪着,可是背后已经是浴缸边沿了,她根本无法再逃到哪里去。

 

而慕子辰那高大冷峻的身影,与自己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这种距离,让她染生起了一种害怕,没错,她是害怕他的!

 

他就像是一个恶魔,用着卑鄙的手段将自己禁锢在身边,只是要对自己进行无尽的索取!

 

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一个衣冠禽~兽。

 

尤其是在他穿着军装出现在她的跟前,对她做出那种事情的时候,她打从心底里憎恶。

 

军人是神圣不可亵渎的,可是他为何总是做出有悖军人尊严的事情来?

 

他,慕子辰,简直就是情~欲高涨,索取无度的禽~兽!

 

如果她有机会离开他的身边,她这辈子最不想想起,也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慕子辰!

 

“情妇都不懂吗?看来合约你没看明白。”慕子辰冷冷地说着,话落,他的身子已经完全与她的肌肤紧贴在一起了,既然她没有任何的举动,那么就让他来吧。

 

他挤了一手心的沐浴液,按着她丝滑的背脊,一路往下抚摸着。

 

他的举动,让她提心吊胆起来了,双手抵在他的胸脯前,惊慌地看着他那充满了情欲的眸子,“你、你放开我,我、我、我自己来……”

 

她还在思考着他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情妇,合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手头上的那份合约都被他锁在了保险箱里,她根本没来得及看,她怎么知道什么是情妇?

 

他锁着她的合约,理由很简单:放在这里安全。

 

安全吗?安他妹的全!

 

她那时候在心里直将他的祖宗都问候了个遍!

 

她被他这样压着,实在是有点喘不过气来,想要扭动身子,离他几分远。

 

可是,他肯定是不允许的。

 

“别乱动!待会有得你伺候我。”他的气息,就喷在了她的额前,痒痒的。

 

她低眸,只看到他上下滚动着的性感喉结。

 

他刚才说什么?

 

要伺候他吗?

 

他该不会是又耍什么花样折磨她吧?

 

慕子辰其实也不是帮她洗澡,而是借着洗澡之名,趁机揩油。

 

只要是有机会,他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要知道,他是军人,更是领袖,哪里有那么多空余的时间和她温存?

 

他肩膀上肩负着的是整个国家,整支军队,他要为国家和军队分担一切。

 

所以,只要是一逮住了机会,他都要拉着她,变换着各种姿势以及地方,上演无数次的激情码戏。

 

只要她一怀疑,他都有理由搪塞她,因为她的职责是代孕,怀上他的孩子。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在公/众/号【安玩小说】回复小说书名,即可继续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