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首长夜夜撩(主角秦入骨,楚相思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8-07-13 17:21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小说资讯
分享到:
《军婚首长夜夜撩》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随心意。主要讲述了小说男女主人公秦入骨,楚相思之间的感情故事,谢谢你啊,...
军婚首长夜夜撩小说

《军婚首长夜夜撩》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随心意。主要讲述了小说男女主人公秦入骨,楚相思之间的感情故事,“谢谢你啊,同志,第一次见面就把这么好吃的手枪送给我当见面礼”楚相思剧烈的喘息的说道" 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谁也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动不动罚她站军姿、蛙跳,折腾她打靶、五公里越野,以为她打鸡血了? 这个秦入骨,真是她的冤家!而当她犯下致命错误后,这段根正苗红的单相思是否再无可能星火燎原?

 

《军婚首长夜夜撩》精彩章节试读:

 

剪发后,女兵们到炊事班去吃军营第一餐——打卤面条。

 

北方的习惯是,“出门饺子,进门面”,面味道很不错,全部都是手擀条,相思大胃王似的吃了三大碗。

 

回宿舍的路上,因为快到集合时间,相思和聂佳瑄想斜穿草地,被旁边纠察喊住了:

 

“军人走直线,走直角,穿上军装你们就不是老百姓了,要时刻注意军容!”

 

聂佳瑄当时忍着没犯浑,走远了不忘啐一句:“哼!一毛二蛤蟆!”

 

这是对军衔的戏称,毛指的是肩章上的横杠,一毛代表一个横杠,毛后面的数字代表星。所以一杠一星的少尉是一毛一,一杠两星的中尉是一毛二,以此类推,到二毛四是大校。

 

“你别把气撒别人身上,我都说了,我和连长没戏,他是我准姐夫!”

 

聂佳瑄不理会,开始走“之”字路,跟螃蟹似的横着扭。相思斜睨她,“有劲么?”她耷拉着耳朵,“没什么劲。”

 

“那就正常点!”跟聂佳瑄这丫在一块儿,相思感觉原本不疯魔不成活的自己,都变得和谐主流起来。

 

次日早晨。

 

起床号响起,老兵们一骨碌爬起来,穿好衣服冲向水房,洗漱完来看新兵,屋里那几个还在床上不知今夕何夕。

 

老兵们急啊,掀被子的掀被子,拽下床的拽下床,踹两脚的踹两脚,即便是女人,也有着深深的兵痞气,信奉简单粗暴,不吃虚与委蛇那一套。

 

相思整个人,就是被班长生生地从上铺揪下来掼到地上,摔了个屁股开花。

 

“听不到起床号吗?全都给我起来,部队里是连坐制社会,一个班为一个小集体,一人犯错全班挨罚。谁起晚了,耽误了集合,谁就给我滚蛋!”

 

没空呻吟,相思爬起来套军装,慌乱中,有人在喊“谁拿了我的裤子”。

 

外头排长已经在排房前吹响了哨子,男兵女兵纷纷跑出楼,在门口分班列队,然后跑向连队集合场。

 

操场上,男兵们大部分已经列队完毕,女兵们还在一个个跑过来。

 

连长秦入骨黑着脸,看这些后进分子如看日本鬼子。

 

女兵宿舍门口,班长大声催促:“快!快点!就你们俩最慢了!”

 

相思拖着鞋跳下楼梯,聂佳瑄拎着鞋几乎是滚下台阶,好不容易赶到连队集合场,被连长狠狠剜了一眼。

 

操场安静得连根针掉了都能判断出坠落方位。

 

连长貌似为了消气,在队列面前来回踱步。转得相思直晕。

 

终于他站住了,兵痞气十足地沉声道:

 

“你们别以为穿上身军装就是个兵了,土坯只有经过烈火的煅烧,才能成为有用的长城砖。从现在起我要把你们一天天砸烂,拆散!然后再重新组装起来,直到你们脱胎换骨成为真正的军人!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稍息!现在讲一下纪律。在部队里,下级必须服从上级,即便错误的命令也必须坚决执行!这是军队中钢铁的纪律!”

 

全连百来号人大气都不敢出。

 

连长威严地审视着每个兵,接着说:“从现在起,上厕所要请假,出宿舍要请假,吸烟要打报告,不许会老乡,不许吃零食,不许用手机,还有,男兵不许跟女兵说话!”

 

他的视线逡巡到某女兵身上,“你的头发,怎么还是卷的?”

 

那女兵被吓得浑身抖如筛糠,相思没憋住,强出头,“报告连长,她的卷发是天生的!”

 

这话把全连差点憋成肾亏。

 

大家没法笑,却马上要哭了。连长下令男兵跑四公里,女兵跑三公里。算是给新兵们一个下马威。这下马威实在不容小觑,不少女兵滚下马背后,差点还被那烈马给踹死。

 

连部会议室。

 

“怎么样?”跑完步,秦入骨问各班班长。

 

轮到阎咏吟,“报告连长,二班的女兵,只有三个是自己跑回来的,其余都是被人拎回来的。聂佳瑄是因为扭了脚,没跑足一公里就被拎回来了。还有脚抽筋的、跑不动的……楚相思跑到一半,说肚子痛得厉害,结果也被拎回来了。”

 

正说着,相思正弯腰驼背走过门口,秦入骨喊住她:“楚相思,进来!”

 

相思满脸惊惶,一步一步挪进来。

 

“楚相思,你大姨妈来了?”劈头就这么一句。

 

相思眼珠暴突,死瞅着秦入骨,脑门在抽风,说不出二话。

 

“大姨妈没来,还敢说肚子疼,去,重跑三公里,班长督促!”

 

于是,相思花了整整一个上午跑步,跑得她连走路都不会了。再跑,估计要像邯郸学步的少年一样,爬着行走了。

 

中午回到宿舍也没得闲,水泥地面要擦得跟镜子似的,可以用舌头去舔。

 

不过,最炼狱的,还是豆腐块工程。

 

新被褥,是渲渲的大棉花套,怎么也整不出型。相思发狠,把被子从上铺抱下来,往地上一铺。拿着木头小方凳,跪在上面做擀饺子皮状、擦地板状,赶尽杀绝似的压被子。

 

班长在旁边笑,“楚相思,你杀红眼了?”

 

相思咬牙切齿,压低声音,“我是把这被子当成连长呢!”

 

幸好班长没听到,班长说,“好了,你们得放地下拿板凳压,往上浇水才能成型。”

 

聂佳瑄皱眉,“那这破被子,还能盖吗?一层水一遍压,那不都沤了吗?”

 

班长笑,“早上压,晚上就干了。”

 

折腾一中午,也没OK,相思想死的心都有,午觉没得睡,又听到排长的哨声。

 

“又要跑?”相思冲出宿舍时问班长。

 

“没时间跑,因为下午要站一下午的军姿。”

 

相思立马就晕菜了。

 

跑一上午越野,叠一中午被子,站一下午军姿,练一晚上军歌。

 

——这就是军营炼狱生活第一天。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在公/众/号【安玩小说】回复小说书名,即可继续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