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惊梦(主角孙小山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8-07-13 09:33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小说资讯
分享到:
乡野惊梦

乡野惊梦

类型:小说阅读

《乡野惊梦》是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小东。主要讲述了小说主角孙小山的感情故事,田里全是眼珠子,斗大的眼珠子。 甚至...
乡野惊梦小说

《乡野惊梦》是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小东。主要讲述了小说主角孙小山的感情故事,田里全是眼珠子,斗大的眼珠子。 甚至连老相好给的定情信物是眼珠子,去她家做客,竟然满桌子都是血淋淋的眼球……耳朵……鼻子……她甚至还打算来找他借种!

 

《乡野惊梦》精彩章节试读:

 

香草说到做到,她没吃我,也没跟我睡。我们两人呆坐着,一直等客人都走完了,就这么说话。一点多的时候,我困了,想睡觉。

 

“香草,你咋不睡觉咧?”

 

“睡不着。”她说:“山子,和我在一起,你有没有觉得亏得慌。”

 

“你咋能这样说,你是十里八乡的大美人,我呢,光棍一个,你能看的上我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噻。”

 

香草咧嘴笑笑,低下头:“可我已经不是活人,我自己都弄不清我自己是什么,一天不吃人肉,我就浑身难受。现在田里也不长庄稼了,爹娘现在又是这副样子。我……”

 

拉着新媳妇儿的手,我有点想哭:“你咋还比我先哭了呢,香草,不管到哪儿,你都是我媳妇儿。我会一直对你好的。”

 

停顿一会儿,她继续说:“有些事,我现在必须得告诉你了。因为明天一早……”

 

明天一早?咋回事儿?

 

听她讲:“这么些日子了,我晓得村里的事情一团糟,但有一个人最可疑,比孙长贵还可疑。”

 

“谁?”

 

“李寡妇。”香草冲窗口看看,又回过头来看我,捧着我脸:“所有的一切,都是从李寡妇去上坟之后开始的,我也是听我娘说的。”

 

我摇头:“上坟咋了?早就过了上坟的时令了吧。”

 

她去拉好窗帘,也锁上门,悄声说道:“你晓得村里的‘二骡子’不?”

 

这我当然知道,‘二骡子’本名姓周,是个外乡来到这里的,五十多岁的人,本是个要饭的可怜人,可又偏偏是个疯子。谁也不晓得他是从哪里来的我们村,可他也奇怪,赖着就不走了,村里人也是看他可怜,隔三差五的给他点吃的,还在村西头给他盖了个小草屋。那草屋一到下雨天就漏的不行,‘二骡子’没事就在村子到处跑,说他姓周,也是这家伙自己发疯病自己说出来的,大家也都信了。可说来也怪了,平时那么喜欢窜门的一个傻子,东家窜到西家的,如今却没了踪影。这段日子我脑子迷糊,都没想到过这个人。

 

“我晓得,那个疯子。”想到这里,我问:“对了,他人呢?”

 

“他今天也来吃酒了,你没看见?”

 

我说没看见,确实没注意。

 

香草说:“二骡子的疯病让人给治好了,就是李寡妇治好的。”

 

“瞎说,李寡妇又不是大夫,咋个会看病啊。村里的大夫不是孙兆辉嘛,别人又不懂医术。”

 

香草告诉我,就是这个李寡妇给治好的,而且当天二骡子从李寡妇家出来的时候,俨然是换了一个人,对谁都客客气气的,很懂世故。一时间,李寡妇会治病的消息传的到处都是,就连孙兆辉看不好的病,她都手到擒来。这不是怪事是什么呢?香草还说,有人晚上悄悄跟踪李寡妇出去,见她每天都去上坟烧纸,那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后来就不烧纸了,只是对着坟地说话。接着,她就去勾搭别人家的男人,那些男人在被勾搭之后,又把这种怪病传染给自己的老婆,这样循环,不到几天的时间,村里就乱了套了。

 

香草以前没告诉我,可能是有担心,现在说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我们是夫妻了。可我还不懂,为啥她那么排斥孙老头,这和孙长贵有啥子关系。

 

“因为根本没有这个人。”香草说道:“你和我一样,一开始的时候,总是看到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自己信以为真。可真的,我实话告诉你,村里根本没有孙长贵这个人,你看到的具体是什么,我不晓得,所以我只能一直说,让你别相信那个什么孙老头。”

 

这我不同意:“香草,不对吧。孙长贵这个人我从小就记得,你咋说没这个人呢?我记性可不差。”

 

她嗯了一声:“那我问你,你还记得你十岁的时候,村东头有人看守祠堂吗?”

 

我仔细回忆着,十岁的时候,我爹娘还活着,我就和大坤、旺子去过祠堂,但我真的不记得谁在祠堂的了,应该是孙长贵,那里除了他就没别人了。

 

香草看懂了我的眼神:“这种事我和你说不清楚,因为我自己也不清楚,在这一点上,我绝对不会骗你。你看到的和我看到的完全不一样,我敢说,村里所有人看到的东西也都是不一样的。你看到河里是动物的尸体,人们吃的也是这些东西,可在他们眼里,那都是粮食和果子,要么就是蔬菜和鱼肉。”

 

不晓得,越说我越懵了。

 

“我怀疑一件重要的事。”她继续压低了声音,小的我很难听清楚:“就是李寡妇男人的坟。”

 

“你的意思是……一切都是那个男人的鬼魂在作祟?”

 

“也许是,也许不是。我说的是可能,也是李寡妇去上坟之后才有的这些,这是多么可怕的事。现在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我一直对你含糊,是怕你非要找李寡妇去问清楚,你不能去,她可能比鬼还可怕。”

 

想了想,我记得,在多年前,李寡妇的男人孙财胜是个庄稼汉,在田里被蛇咬了才死的。而香草告诉我的情况却不是,她说孙财胜是个乐于助人的人,因为帮人干农活,活活累死的。

 

“这么说来,孙财胜是个好人。”我奇怪自己会说出这种话。

 

据香草来说,全村人的口径都不一样,有的说孙财胜是修房子,从房顶上摔下来死的,有的说他是为了救一个小孩,被歹人杀害的。说法多了去了,可似乎谁也回忆不出,这个男人到底是咋死的。

 

说起来,那天我看到田里李寡妇和她身上的那个男人,看背影和头发,就应该是孙财胜,那么这一切都是他在搞怪?

 

我告诉香草,在她到我家之前,大坤和李寡妇的事情。

 

“大坤不会死。”香草很肯定:“全村的人,到现在谁也不会死,而且可以说是百病全消,没人生病了,就连老人的咳嗽也没有了。村长家的老母亲,都八十六了,全村最高的年龄,她本来快要死的人了,在见了李寡妇之后,身体又好了起来。”

 

恐怕没那么简单,人人都有‘尸斑’。

 

“香草,你现在对我说说,你让我跟踪大家去祠堂,到底大家去祠堂见谁?你不是说没有孙长贵这个人吗?”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在公/众/号【安玩小说】回复小说书名,即可继续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