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王妃:明月落他怀(主人公沈梓翘顾栖小说)章节目录全文阅读

发表时间:2018-07-10 10:44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小说资讯
分享到:
《代嫁王妃:明月落他怀》作者是南乔,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沈梓翘,顾栖,。小说主要讲述了初次见面,这男人就轻薄她,肯定不怀好意! ...
代嫁王妃:明月落他怀

《代嫁王妃:明月落他怀》作者是南乔,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沈梓翘,顾栖,。小说主要讲述了初次见面,这男人就轻薄她,肯定不怀好意! “弟妹,夜深了,快点过来给本王暖床。” 女人揉了揉发酸的小腰,欲哭无泪的说道:“你去叫通房丫头给你暖床好了……” 男人邪魅的脸盯着她看,“你确定你不会像上次一样吧那婢女给扔猪圈里?” 过来,我保证打不死你!

精彩章节试读:

“求求您,我知道我们做生意的都不容易,可您以后能不能不要把我们的东西拿出去卖了?您让我们认认真真做生意的可是怎么过啊!”

说完,两个小丫头继续哭了起来。

这番话说得沈梓翘一头雾水。

沈梓翘愣愣地看着那个跪地求饶梨花带雨的小丫头,半晌才吐出来一句话:“姑娘,你确定你没有搞错人吗?”

“没有,就是您,您之前卖的衣服的图样,我们都记得。跟我们店里的简直是一模一样。您若是不信的话,我们可以拿来比对一下,看看究竟是谁记错了。”

说着,那两个小丫头就将几块布料展现在沈梓翘的面前。沈梓翘一把抓过来,将那布细细看过,忽然觉得不妙。

自己先前店里大卖的某套衣服,用的好像就是这样的纹样。她还清楚记得,当时有不少人找自己来用这样的布料做衣裳,卖得还是相当不错的。

她正考虑接着织出这样的料子来做一批新的成衣,但这个布料竟然先前就有了吗?

“我们做生意的也不容易,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布,让别人用了去,若是您,您会怎么想?所以您若是想把生意好好做下去,就不要这么对待别人的成品了好吗?”

沈梓翘哭笑不得,这番话说出来实在是像说教。

看这来者,虽然都是一副卑微的样子,但说话字字句句都指她是一个无仁无义的奸商。仿佛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这种说教,是她最心烦的。

她略略沉吟,想了一想,索性弯下腰来,细细地问道:“姑娘,我且问你,你所说你们家的布,是什么时候开始卖的,什么时候开始做的,把事情全部一五一十说给我好吗?”

那姑娘有些迟疑,但还是犹犹豫豫着说了出来:“这衣服,是在两个月前……还是三个月前……我也忘了,反正挺早的。”

“那你可还记得,是谁当初主持的,将这纹样画出来织出来,用的什么料子,什么线,用了几个人,花了多少时间,多少工夫,用了什么样的绣法,你可都记得?”

沈梓翘暗暗嘲笑,温幼薇栽赃陷害的能力,也不过如此。她看那第一个问题,稍稍就可点破这人的心虚,那接下来的盘问,她肯定招架不住。

果然,那姑娘慌神了。温幼薇找到她只让她闹事哭喊,究竟该如何应对其余的问题,她一点都不了解。对于沈梓翘的问题,那姑娘只能含糊其辞地说过去,前后矛盾逻辑不搭,一点头绪都没有,究竟是谎言还是真实,一看就破。

众人都猜出了个所以然来,有些人已经觉得事成定局,没意思了,便转身离去。而有些好热闹的就继续留下来,看着这出闹剧该怎么收场。

温幼薇颇为尴尬,内心里将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姑娘骂了千遍万遍。但表面上还得维持着官家小姐的风貌,义正言辞地对沈梓翘说道:“你竟然还强词夺理,明明是你先将人的成果偷窃的,你如此行商,算的什么本事?”

“麻烦姐姐看清楚了,我问了这姑娘关于布料的必要问题,可是她一点都回答不上来。孰是孰非你心里也是清楚的。若是你有什么异议,倒是可以问,这布料究竟怎么做出来的我可以一五一十告诉姐姐,绝没有偏差。”

沈梓翘扔下这一句话,转身就要走到店里面去。然而她还没迈开步子,就被人一把拉住,她想要挣扎,却被死死地拽住了。

“好,这次算我冤枉你,但是这姑娘因为你而失去了家业,你该如何?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温幼薇大有成事不足于是要死缠烂打硬是闹下去的样子。围观的人顿时觉得无趣,全部散开了。

偌大的街市有人来来往往,只有温幼薇和沈梓翘一群人好似被缠住了一般,动弹不得。沈梓翘气急,瞪了一眼温幼薇。

温幼薇却跟毫不在意似的,扬起头一副要找她好看的模样。

“经商不善,从而倒闭,难道是我的错?难不成姐姐打败了其余人赢得政王的好感,与其订婚,别的女子也要来找姐姐,说是姐姐的错,要赔偿吗?”

话一出口沈梓翘忽然觉得自己也太过刻薄了。刚想说点什么来挽回,却发现其实没什么可以挽回的话可以说。

但话已出口,在场的人也都真真切切地听见了,温幼薇忽然收起了狂妄的样子,低下头来一脸的失落。

“本王竟然有婚配对象了?这事情本王怎么不晓得?”气氛压抑而古怪。沈梓翘刚想开口送客的时候,却听见一个清冷而沉静的声音从他背后传过来。

沈梓翘略略一惊,这个声音,分明是属于顾栖的。

顾栖果然从她背后出来,绕到沈梓翘的面前,温幼薇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心上人,结结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参见政王。”几个人只好一同行礼道。

“免礼,都起来吧。”顾栖的声音仍然沉稳而冷静,但是温幼薇分明能听出来,他的内心仿若有些许的波动。她忽然觉得有些心惊胆战,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

“我本来是想取我的衣服来的,可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看见了这么一出。这个姑娘好大的胆子。”顾栖冷冷地看着那个人说道。

那姑娘知道事情败露,自然连连跪地求饶,不过没有说出她背后主使者究竟是谁。沈梓翘暗暗佩服,看来还是个有眼力见的人。

“既然没有事就好,不如这次就饶过她们?”但是究竟主使者是谁,明眼人都一清二楚,只是不愿意挑明罢了。沈梓翘本意也不想让事情闹大,既然已经解决,为什么还要闹得鸡犬不宁?

顾栖看出了她的想法,于是略略点头道:“好吧,那这次就放过你了。只是下次若是发现,我定不轻饶。”

温幼薇立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看着顾栖的模样,她仿若看见了沈梓翘的保护神出现了一般。

她又羡慕又嫉妒,最后简直恨得牙痒痒。她不明白,究竟沈梓翘哪里来的魔力,竟然能让他毫不犹豫出手相助。

此文为精彩内容, 后续全文内容请移步【安玩小说】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