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蛮娘子要休夫(主人公何温柔莫相瑾小说)章节目录全文阅读

发表时间:2018-07-10 09:53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小说资讯
分享到:
《刁蛮娘子要休夫》作者是蓉岚,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何温柔,莫相瑾 。小说主要讲述了何温柔从小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四岁上树捉鸟,...
刁蛮娘子要休夫

《刁蛮娘子要休夫》作者是蓉岚,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角何温柔,莫相瑾 。小说主要讲述了何温柔从小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四岁上树捉鸟,六岁拳打家丁。 一直以成为女将军,或者是嫁给将军为目标。 却不想被爹娘逼迫嫁给了一个弱鸡相公! 我要休夫!

精彩章节试读:

“三哥,这些钱我们该怎样分呢?”其中一名无赖问道。

三哥沉思片刻,这些钱虽然多,但是他们好几个人,分了也没有多少了,“主意是我出的,我应该拿大头,我要一半,剩下的你们几个分了。”

“凭什么呀,大家一起干的活,你凭什么就拿大头。”

“是啊……”

那个叫三哥的明显引起了众愤,他见人如此扫自己的脸面,一口恶气涌上心头,一拳打在那个出言顶撞他的人脸上,瞬间三哥和那人便打起来了。底下的人见了赶紧去哄抢财物,那三何见状,也不打架了也去抢钱,一个人抢到了另一个又扑上去抢,刚刚还十分和睦合作愉快的贼人便开始起了内乱。

莫相瑾被他们扔在角落里无人问津,何温柔趁乱上前,解开莫相瑾身上的绳子,拉起莫相瑾喊了一句“快跑。”

莫相瑾一听到熟悉的声音,立马就辨别出这是何温柔,心下大喜,任由她拉着自己,感受到何温柔掌心传来的温度,真想牵着她的手一辈子也不放开。

二人跑到人多的地方,何温柔回头一看这才发现是莫相瑾,何温柔发愣,莫相瑾却满是温柔的看着何温柔,一直这样了许久。

等何温柔反应过来,赶紧松开了紧紧抓着莫相瑾的手。莫相瑾经过刚才的挣扎,服饰凌乱,神色上更是有些憔悴,但即使是这样,也难掩他芝兰玉树的天人风范。

“你怎会,落入歹人手中?”何温柔诧异道。

“我本同小厮在一处的,可是今日人多,被人流冲散了。”

“哦,这样啊。”何温柔实在有些手不好莫相瑾含情脉脉的注视,极力想要找到其他话题:“你饿了么?”

莫相瑾对她的小心思掌握得一清二楚,因为他是故意那样子的。

“好似有一点。”

“方才我同胡姑娘看到一家混沌,闻着极香,只是方才人太多了,这会儿人应该少了,我们去吃吧。”

“好。”莫相瑾:你说什么都好。

“只是……”刚走两步,莫相瑾便停下前行的步伐,何温柔疑惑的看向他:“只是如何?”

“我没钱。”莫相瑾尴尬

“噗嗤……”何温柔笑出声,“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有钱,今日带的银子多着呢。”

“温柔……”又来了,何温柔真是受不了莫相瑾含情脉脉的小眼神,只听莫相瑾接着道:“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这一句莫相瑾绝对是发自肺腑,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子嬉笑怒骂如何温柔这般,从她小时候教自己玩弹弓时,他就觉得何温柔与众不同。他并不觉得她的爽直不好,反而觉得难得,所以在他八岁时,就已经被何温柔捕获了。

何温柔……

唉,莫相瑾,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

二人到了馄钝店里,馄钝是现包现煮的,或许是二人都饿了,觉得味道格外香甜可口。

当何温柔津津有味的吃到第三碗的时候,她感觉到头顶有一道目光。何温柔抬头,见莫相瑾正盯着她。何温柔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她不喜欢莫相瑾,但也不想就这样轻易的暴露自己的饭量。

丢人呐。

莫相瑾像是看出何温柔的顾虑:“温柔,你饿了便多吃些,吃东西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做自己就好。活在世上有这么多不如愿的事情,如果连吃也不能尽兴,那人生也太无趣了。”

何温柔头一次觉得这个书呆子说话很中听,觉得十分受用,也不再在意,畅快的吃起来。

二人吃完后又去湖边散步,何温柔发现,这个小白脸加书呆子也没有那么烦人。就像小时候她教莫相瑾打弹弓一样,虽然这小子看起来略略有些呆笨,但学起东西来却是很快。何温柔当时想,如果莫相瑾不是个病秧子,从小习武的话,或许能成为莫谐那样的高手。

此时此刻,何温柔仿佛回到童年,肆无忌惮的同莫相瑾谈天说地,何温柔也惊奇的发现,她所道的那些奇闻异事,莫相瑾也大多知晓。

一直到回了丞相府,二人都相谈甚欢。

第二日何温柔还在睡梦之中,胡怜染便哭着来到丞相府,结果在到达何温柔小院的途中不小心“偶遇”了白夫人的娘家侄女儿白芳芳。

“嘤嘤……”胡怜染梨花带雨板啜泣着,好不惹人恋爱,“都是我不好,没有看好温柔。”

白芳芳一听有关何温柔,立刻提神灌顶:“何温柔怎么了?”

“昨日……我同温柔一同去灯会游玩,却不想人太多,中途跟温柔走散了,我寻了她许久,没有找到。便以为她回府了。”

“没想到,嘤……”

“我今日听闻,温柔昨日大半夜才回家,还听闻,昨日有人见她进了花巷子,”胡怜染不断的用手绢拭泪,“可怜的温柔啊,多半已经……这叫我,如何跟瑾哥哥交代啊。嘤……都怪我,我没用,我没有保护好温柔,我要去向瑾哥哥和温柔请罪。”

胡怜染声声泪下,过往仆人都不禁暗探,胡姑娘真是重情重义。同事府邸内在也传遍了何温柔昨日半夜从花巷中走出来的事情,众人都对何温柔表示鄙夷,新婚第一日闹得全府鸡飞狗跳,还伤了少爷,如今又做出这等不知廉耻的事情,真是家门不幸。

而家门不幸的始作俑者,此刻正梦着吃烤鸭,口水沾湿了枕头……

白夫人听闻此事将事情闹到了莫丞相跟前。

“唉,老爷啊,你说瑾儿怎么就这般命苦。”白夫人天生的演技派,一时间老泪纵横,不断用撒子擦拭眼泪,“虽他不是我亲生,但是我将他看做是自己的孩子。我苦命的瑾儿啊……”

莫丞相倒是比较冷静:“来人,去请大少爷和大少夫人。”

莫相瑾和何温柔一同前来。

莫丞相总是板着一张脸,所以何温柔有些惧他,在莫丞相面前何温柔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完全没有平日里的跳脱。

“府中的流言想必你们二人已经听闻,儿媳妇,你来说。”

此文为精彩内容, 后续全文内容请移步【安玩小说】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