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庶女倾城(主角南筱绡,耿天赐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8-07-09 17:01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小说资讯
分享到:
《重生之庶女倾城》是一本重生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青冥。主要讲述了小说男女主人公南筱绡,耿天赐之间的爱情故事,重活一世,南筱绡...
重生之庶女倾城小说

《重生之庶女倾城》是一本重生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青冥。主要讲述了小说男女主人公南筱绡,耿天赐之间的爱情故事,重活一世,南筱绡一直在逃避着前世的一切,但命运捉弄,即便她在如何躲,依旧躲不过。 耿天赐扶墙,脸上挂起一抹贱笑,“美人儿,你说前世你是我的什么?” 南筱绡蜜笑,前世贵妃,今世宰辅,终究有一件是她能够逃避的。

 

《重生之庶女倾城》小说章节试读:

 

自始至终她都不是好人“现在说出来,本少爷饶你们一条贱命!”

 

耿天赐一个一个看了过去,都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自己的怀里,谁也不敢吱一声。

 

秦楚楚眼底闪着贪婪,她的好日子就快来了!

 

想当初她们楼里好几个不听话的女子全都这样被不动声色的处理掉,她这么做,也全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博一份体面!

 

难道她生的儿子,就比别人要差?

 

那个女人不过也就是个庶女罢了,能比她好到哪里去,在她面前耍什么威风!

 

而那边,南筱绡刚醒过来就发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被捆的死死的,后脑勺奇疼无比,想来那个女人是下了狠手。

 

箱子的密封性很好,甚至连呼吸都变得难熬了起来。

 

她尽量放缓呼吸,使劲活动了一下被捆在背后的手臂。

 

随后她就得到了一个非常不妙的事实,绳子绑的太紧,她一个人根本挣脱不开!

 

她使劲挪动身体,侧耳贴在箱子边上听外面的动静。

 

除了飒飒的风声以外听不见任何人声。

 

荒郊野坏,有好处也有坏处。

 

至少被其他人发现的几率大大的降低了,自己的性命堪虞。

 

不过也避免了被别的男人带走的下场。

 

她静下心来,慢慢思索起办法。

 

手脚都被束缚住,嘴里还塞了一块棉布,嘴巴里的唾沫都被棉布给吸走了,越是折腾越觉得口干舌燥。

 

想到自己竟然也有一天被人给‘抛尸’荒郊野岭,她居然还笑了起来。

 

重活一世,真是什么不该经历的全经历了一遍啊。

 

她稍微客气一点,怎么就有这么多人顺着竿子往上爬了呢?

 

想要用这种办法排除异己,手段也太低了一点!

 

南筱绡一使劲,就把箱子给推动了,直接往旁边滚了过去。

 

箱子哐当一声,砸在了旁边的树干上,瞬间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她贪婪的深呼吸好几口,被闷死的感觉可不好受啊。

 

稍作歇息,她又将力气全部集中到了箱子底部,使劲往下滚。

 

没想底下就是山坡,这一滚,滚的她头晕眼花,不知何时撞到了一块石头,竟然连人带箱子给撞飞了起来,啪嗒一声摔在了别人家的水田里。

 

正忙着犁田的农夫差点没被这动静给吓死,听到有人声,南筱绡连忙把脸浸到了泥水里,把自己弄成了个大花脸。

 

农夫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解开了绑在箱子上的绳子,咽了口唾沫,迟疑了一阵,才把箱子给打开。

 

谁知一下子就跟南筱绡四目相对,又把这老头给吓得一哆嗦,“你……是人是鬼?”

 

南筱绡转动眼珠,示意自己嘴里还塞了东西。

 

农夫又小心翼翼的将她嘴里的棉布给扯了出来,下颚酸疼无比,一时半会儿连话都说不出口。

 

不过至少能确定一点,这个是活人。

 

农夫又将南筱绡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看着这么一个小姑娘,他有些心疼的说道:“姑娘,你咋弄成这样了啊?”

 

好不容易脱开束缚,南筱绡站了起来,抹了抹身上的泥巴,“大伯,多谢你。”

 

这不活动还好,一活动,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在疼。

 

她扭曲的动作让农夫打量了她好一阵子,才问:“要不到我家来歇息一会儿?”

 

到了农夫的家,破破烂烂的三间茅草屋,其中还有一间是牛棚。

 

另外两间茅草屋里挤了一家五口人。

 

她才看清楚自己嘴里的大伯,看起来年岁并不大,最多只有二十来岁,他的两个孩子还是半大不大的小奶娃。

 

这两个小孩儿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四个大大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瞧。

 

稍作歇息,南筱绡才问道:“这是哪儿?”

 

“这儿是诸葛村啊。”农夫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又让自己的婆娘给找来一身衣裳给她,这个小女人瘦瘦小小的,脸色有点发黄,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

 

“诸葛村?”南筱绡一直生活在京城里,就连京城周边有什么村落她都不知道,何况这还在临清。

 

农夫的婆娘给她打了点水让她先洗洗,农夫这才憨憨的一手抱着一个小孩除了家门。

 

她在厨房里头把自己稍作整理,想了想还是在脸上抹了一层锅底灰,手腕跟脖子也都均匀的抹了一层。

 

脱下身上破烂不堪的衣裳,她才发觉自己这样冲动的下山所造成的后果就是全身上下几乎没一处好的地方了。

 

哎,好歹得救了不是。

 

换上这一身粗布还带着补丁的衣裳,才从厨房里出来。

 

农夫婆娘这才开口说话,她好奇的看着自己,“你叫什么?”

 

“叫我筱绡吧。”南筱绡将荷包拿了出来,一打开才发觉里面好几个金锞子都不见了。

 

索性全到了出来,“麻烦你们再替我租一辆马车,我要回县里,剩下的银子你们尽管自己收着。”

 

“不用不用。”农夫婆娘连忙摆手,南筱绡直接把钱放在了桌上,“你们救了我的性命,应该的。”

 

看了一眼那散碎的银两,农夫婆娘没再推辞,但也只是从中挑了几个最小的银锞子,“这些就好。”

 

两个人一来二回的讨价还价,才硬挨给她几块碎银。

 

她都已经连连感谢,仿佛救人的是她南筱绡似的。

 

村里人日子过的穷了一些,但民风淳朴。

 

那样一个大家族,又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大度。

 

农夫连忙找了一辆马车过来,甚至亲自给她当车夫,把她又送到了临清县。

 

一路上,这农夫还东扯西扯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最后还是好奇起她的身份来。

 

“姑娘,你是临清县里人?”

 

“嗯。”南筱绡没打算透露过多自己的身份,随口应耿道。

 

“几年前我也曾经在县里头做工呢。”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慢慢闲聊,乡间的路不好走,磕磕绊绊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临清县里。

 

马车直接停到了耿家祖宅的大门口。

 

守在大门外的下人瞧见这么破烂的马车,车夫更是个面生的,粗声粗气道:“什么人!”

 

农夫被这两个人的气势给吓着了,低着头没敢直视人家的目光,撩开的帘子问里头的人,“姑娘,您说的就是这家?”

 

下了马车,站在耿家大宅的面前,面对别人投来的异样目光,她忽然觉得十分疲惫。

 

如果打从一开始,她就选择另外一条路,会不会过的更快乐一些?

 

只是如今不可能再有变化了。

 

南筱绡直直走到前面,目光平静如水,“耿天赐回来了么。”

 

“哈哈哈,”几个人互相放声大笑了起来,充满了嘲讽的意味,“耿少爷也是你这种乡下女人能打听的?”

 

尽责的农夫虽然怕这些人,但还是鼓起勇气拦住了南筱绡的脚步,“姑娘,恐怕这样不好吧?”

 

他虽然目不识丁,但也不是傻子,一看这情况,这姑娘恐怕不是这家人啊。

 

“大哥,你不用管我,先回去吧。”南筱绡转身坐在了耿家大院门外的台阶上,看着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

 

农夫干脆也坐回了马车上,等着。

 

眼看乌云滚滚而来,蔓延了整片天空,雨淅淅沥沥的落下来了。那位姑娘还是没有离去的意思。

 

下人们纷纷躲到了屋檐底下躲雨,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议论纷纷。

 

只是隔了一层雨帘,连他们的话都听不大真切了。

 

脸上涂抹的灰顺着雨水从脸上滑落,露出了她白净无瑕的脸庞,已经凝固在后脑勺的血从发梢上滴落,将身边都染成了一片暗红。

 

正当这时,另外一辆马车冒着雨,踏踏踏的快速飞驰到门前。

 

只差那么一会儿功夫,马蹄就要踩到她的脸上,亏得富贵眼神好使,忙拉住了缰绳,他连忙跳下来,“夫人,您怎么在这儿?”

 

“夫人在这儿?!”闻言,耿天赐连忙掀开了帘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待看清楚坐在那儿的人的确是南筱绡后,一把推开富贵,直接把坐在地上的人给抱起来了,“你怎么自己跑了?我找了好久都没找见你。”

 

她的手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放在了他的腰间,目光却一直望向躲在马车里的那个人,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对她而言,这应该是相当生动的一课吧?

 

抱够了,耿天赐才松开了她,紧张兮兮的望着眼前的人,“你上哪儿去了?”

 

“这个问题何不问问你的外室?”

 

“她?”耿天赐的表情霎时冷了下来,将车里的女人不客气的拽了出来,瞧她那娇娇弱弱的模样,他就厌恶万分!

 

“说吧!”

 

“说……说什么?”秦楚楚还是一副无辜的模样,脸被吓得煞白,她怎么也没想明白南筱绡是怎么回来了,难道翡翠那死丫头故意把自己的计划给说出来了?

 

啪!

 

南筱绡毫不客气甩了一巴掌过去,只看见秦楚楚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胀了起来,嘴角渗出一丝血迹,头发被打的凌乱!

 

“你说,该说什么?”

 

她自始自终都不曾是一个好人,别人胆敢对她动手,她一丝一毫都不会轻饶!

 

“妾身,妾身不知道啊,”秦楚楚可怜兮兮的擦着眼泪,“妾身只是担心姐姐才跟着少爷一同来了,妾身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添加微信公众号【安玩小说】回复小说书名,即可继续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