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不服叔(主角谢心若,谢向阳,程小七,慕言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8-07-09 15:01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小说资讯
分享到:
萌妻不服叔

萌妻不服叔

类型:小说阅读

《萌妻不服叔》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默夕179。主要讲述了小说男女主人公谢心若,谢向阳,程小七,慕言之间的爱情故事,...
萌妻不服叔小说

《萌妻不服叔》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默夕179。主要讲述了小说男女主人公谢心若,谢向阳,程小七,慕言之间的爱情故事,初始时,她12岁,他24岁,中间相差了12年。 她第一次觉得世界上竟有如此好看的男人,他就像一抹暖阳闯进她小小的心脏里。 多年后,当她偷偷亲吻他的嘴角,告诉他,我就要缠着你,缠着你一辈子,死都不放手。他愤怒过,逃避过,可一夜纠缠,让他下定决心与她在一起。但她却自杀了,他想不明白,她曾那么努力的纠缠他,引他入地狱,结果他沉沦了,却换来了她死都不想和他在一起。

 

《萌妻不服叔》小说章节试读:

 

一直待在一起她像是一道光,漂亮将他一生都点亮。他像是一道伤,她情愿终身拥有,莫失莫忘。——安意如

 

快到春节的时候,谢向阳去了趟法国。

 

谢心若知道他是回法国的家了,他答应回来陪她和安安过春节,于是也没说什么。

 

大约一个星期后,除夕夜的前一天,谢向阳回来了。

 

一进家门,谢心若就从屋里窜了出来,手脚并用的跳到他身上,有些撒娇的意味:“你终于回来了。”

 

谢向阳一手托着她的屁股,一手拿出鞋柜里的棉拖换鞋,看她小脸皱在一起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怎么比安安还小孩子气。”

 

话落,就看到一个身着粉红家居衣的小不点,闯入视线,安安咬着手指,呆呆的看着两人,说道:“妈咪,好羞羞。”

 

谢心若听到声音,要从谢向阳身上下来,可谢向阳却没打算放过她,依旧抱着她。她面上一囧,快要哭了,谢向阳才放下她。

 

他缓缓走到安安面前,蹲下身,抱过安安,柔声道:“还是安安最乖了。”

 

春节的时间,谢向阳给家里的佣人和司机放了假,家里就他们三个人。

 

做饭这种事情,对于谢向阳这样的全能人才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但是谢心若这几年厨艺也长进不少,于是急于表现,谢向阳就把厨房交给她,自己和安安坐在客厅玩拼图。

 

除夕夜,谢心若做了一桌好吃的饭菜,跟谢向阳比起来是逊了不少,但是她的厨艺她还是有点自信的。

 

她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谢向阳夹了一个糖醋小排,尝了一口,点点头:“还不错。”

 

谢心若笑嘻嘻的,用自己的筷子又给他夹了一个,说:“那你多吃点。”

 

安安有些闷闷不乐了:“妈咪,爹地,你们把我忘了吗?”

 

谢向阳夹了一块排骨放到她的小熊盘子里,笑道:“哪能啊?安安可是爹地的宝贝。”

 

“那吃晚饭,安安要看爹地放烟花。”

 

“好啊,吃完,爹地给安安放烟花看。”

 

谢心若插话:“那谁洗碗啊。”

 

“你洗。”

 

“妈咪洗。”

 

一大一小,同时开口,这下谢心若郁闷了。

 

“安安也欺负妈咪了。”

 

安安笑眯眯的看着一旁的爹地,两人相视一笑,说道:“因为我们要给你放烟花看啊。“

 

吃过饭,谢心若果真洗了碗,等走去院子时,谢向阳已经点燃了烟花,色彩斑斓的烟火绽放在夜幕上,一瞬即逝。

 

等放过烟花,又闹腾了会儿,安安终于忍不住困意睡着了。

 

谢心若端着切好的水果放在茶几上,谢向阳放下手里的文件,看着她,轻声道:“过来。”

 

谢心若难得听话的,走过去,他一伸手,就揽过来坐到他的腿上。

 

谢心若窝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突然觉得特别安心。

 

“谢向阳,你还记得吗?我们以前每一年都是这样守岁过来的,那么多年,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你陪着我,我陪着你。”

 

“恩。”

 

他记得,他怎么会不记得呢?那么多年的日日夜夜,他们都是这样度过的。

 

他在国外长大,过年的记忆之前一直存在小时的记忆里,直到再次回到中国,身边有了这个小姑娘,他才有了过年的感觉。

 

因为那时12岁的她,说:“谢向阳,除夕的时候,我们应该守岁的,妈咪说那样会幸福健康一整年的,所以你一定要陪我。”

 

所以后来每一个除夕,他都陪着她,陪在她身边。

 

只是他从未想过,这中间会有缺失的四年。

 

“若若,对不起。”

 

谢心若用力抱了抱他,他说对不起,她知道他在为什么说抱歉。

 

“没关系,其实那四年现在想想也没那么艰难。”

 

这是这么长时间里,谢心若第一次有了对他倾诉的欲望,她之前她以为她永远都不会说,可是话一旦开了口,就像是打开的流沙匣子,收不住。

 

“我刚到法国的时候,刚下飞机,身上就没什么钱了。我跟着一个中国留学生去唐人街洗过盘子,虽然脏点累点,但也还好。“

 

“过了段时间,我发现我怀孕了。当时我有些迷茫,又有些庆幸,迷茫的是,我身无分文,不知道怎么养活一个小孩,庆幸的是在这个异国,终于有个骨肉至亲的人相陪,我真的很开心。”

 

“后来在我最艰难的时候,遇到JACK,他对我很照顾的,对安安也很好。”

 

“安安的医药费也都是他帮忙付的。”

 

谢心若语气很平淡的说着这一切,没有说这中间的曲折与艰辛,她只当都过去了,现在一切都已经变好了。

 

可他怎么会不明白呢,她越是说的这样简单,他的心就越疼。

 

他的若若什么时候洗过盘子,她在这之前,肯定连钱是什么概念都不知道。她手里拿着无线透支卡,生活上有人细无巨细的照顾着,她怎么会明白一个人生活的苦楚呢。

 

可是因为他,她却过了四年这样的日子。

 

他不敢深想。

 

“若若,你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去法国?”

 

谢心若看着他的目光突然变得认真起来,她知道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于是说道:“我以为你是真的不要我了,不然你不会让我去美国。于是我就改了航班,我想去那个浪漫的国度,想去你待过的国家。“

 

“我想知道是谁帮你订的航班?”

 

谢心若没想到他会那么问,其实谢向阳是站在机场的角落里,看她离开的。但是后来得到消息她没上那个班机,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如果没有帮助,她不会那么轻易的逃走。

 

“顾潇潇,是我让她帮忙的。”谢向阳像是了然的看了她一眼,他是知道的,只不过他想再次确认一下。

 

谢向阳抬手摸了摸她的脸,低声说:“若若,当时她去病房里找过你的那一次,不是我让她去的。她当时买通了其中的一个保镖,她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他知道,他居然什么都知道,谢心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我走后,你找过我吗?”

 

谢向阳拿起她的手,轻轻的吻了吻,声音变得有些暗哑。

 

“若若,不管你信不信,我无时无刻的都在找你。其实我中间去了好几次法国找你,有两次是准确消息的,可是后来也都不了了之了,对不起,若若,我没有早点找到你。”

 

“两次?”

 

“恩,两次,你还记得吗?我送你的蓝钻项链,其实那里面有跟踪器,只是等我找到那个项链时,那个项链却不在你身上。”

 

谢心若想起来刚到法国时,她的项链就被偷了,她唯一值钱的东西丢了,她一度被逼上绝境。

 

“还有一次呢?”

 

“你是不是给我打过电话?”

 

谢心若看着他,说不出话,他什么都知道。

 

“我接到那个电话,你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那就是你,因为没有人会打那个电话,我当天晚上连夜赶去法国,可是我没有见到你。后来我找到你住的房子,可是里面住的人却不再是你,当时正好赶上我外公去世,但我没有放弃。等我再去找你时,好像有人刻意瞒着,抹掉了你生活的痕迹,但当时我也是庆幸的,因为那样至少证明你还好好的活着。”

 

谢向阳没有说,他几乎翻遍了整个法国,可是每次有个风吹草动,就被人压了下去。

 

谢心若想起那段时间,安安出生,随后各种事情接踵而来,他们几乎天天待在医院里。

 

她还记得当时JACK对她说,好像有人在调查你。

 

她当时也没多想,就说,你肯定有办法的吧?有办法不让人找到我?

 

谢心若曾经想,她也许不会再见他了,如果当时安安发生了什么意外,那么她绝对会陪着安安去的,她不会忍心放安安自己走。

 

她当时太害怕了,没勇气见他,她怕他接受不了安安的存在,亦或是怕他会难过。

 

可是此刻她什么都没说,他却懂了。

 

他手握在她手腕处,轻轻的摩擦着,问:“疼吗?若若?”

 

谢心若低头看着手腕处,早已凝结的粉红的疤痕,她曾经没觉得很疼,只是觉得这道疤痕很丑。

 

可此刻他这样问出来,她居然感觉到手腕处,隐隐做疼。

 

她记得JACK曾经告诉她:“心若,你知道吗?当你什么都没有,就你自己时,你什么都不觉得苦,什么都能咬牙挺过去。可是一旦有人心疼你了,你所塑造的铜墙铁壁般坚不可摧的自己,瞬间就会被瓦解。”

 

也许此刻就是这种感觉,他问疼吗,她就真的觉得疼了。

 

其实JACK还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从来不给别人心疼我的机会,因为那样就没有人会伤害我了。所以心若,我不心疼你,你自己心疼就好了。”

 

她曾因为他这样一句话,而替他感到难过。

 

谢向阳吻向她时,她来不及反应,就感到他温热的唇瓣印在她的唇上,像是着了火一样。

 

“若若,我不会再让你疼?所以你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再走了。”

 

谢心若感觉到自己的眼里有东西流出来,她知道她自己又哭了,她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会总在他面前流泪,而且变得软弱。

 

但是她想,如果可以这么一直软弱下去,也未尝不可。

 

“谢向阳,我不走了。”

 

“好,不走了,一直待在我身边。”

 

谢向阳抱着她,在她离去的日子里,他无时无刻不想找到她,就这样把她拥进怀里,一直抱着。直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他还不肯放手。

 

他还记得当年徐威克知道他们的事情时,说的话。

 

“你打算怎么办?真的要和她在一起吗?“

 

“也许吧。”

 

“你想没想后果?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这中间的利害关系,你不会比我更了解。”

 

“恩。”

 

“谢向阳,你真是个疯子。不对,你们都是疯子。她疯,你也陪她疯。”

 

“要疯就一起疯吧。”

 

要疯就一起疯吧,他是这样回答的,可是他从未觉得自己这么理智过,他觉得做了个最正确的选择。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添加微信公众号【安玩小说】回复小说书名,即可继续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