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孽情:天价宠妻(主人公米瑟瑟雷霆之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8-07-09 14:10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小说资讯
分享到:
《豪门孽情:天价宠妻》作者是香香丫头,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角米瑟瑟,雷霆之。小说主要讲述了米瑟瑟穿着比基尼一屁股跌倒在T台上,野兽...
豪门孽情:天价宠妻

《豪门孽情:天价宠妻》作者是香香丫头,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角米瑟瑟,雷霆之。小说主要讲述了米瑟瑟穿着比基尼一屁股跌倒在T台上,“野兽18号”给逗得大笑不止,当即决定,就要这个女人给他生孩子!于是,一桩交易产生了,她将自己的少女之躯奉献给他3年!可她为他流产七次,却被他狠狠抛弃!…
 

精彩章节试读:

 

第17章 :崩溃,差点昏倒过去之前的担忧,紧张,难过通通都会随之消散。

 

“哇!我的瑟瑟果然很争气,真的这么快就怀孕了!”雷霆之一听,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

 

“希望是个儿子,我们共同祈祷吧?”米瑟瑟轻轻地说道,双手紧紧地揪着他的西装。

 

“嗯,祈祷,是要祈祷,这个周末我们俩去白莲洞公园的庙里一起去祈祷,好不好?”雷霆之的心这一刻都乱了。

 

上次雷霸之怀孕的消息是假的,害得他整天寝食不安,但是他知道,这些人一直都在行动。

 

他还想着如果真的怀孕,他一定要想办法将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给拿掉,但消息是假的……

 

所以瑟瑟怀孕的事情,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而且他要交待瑟瑟以后坚决不能再出现在公司。

 

“瑟瑟,瑟瑟,你听我说,以后你千万不要再来公司了,知道吗?”雷霆之很紧张。

 

如果让雷霸之知道,她一定会不择手段的。

 

“为什么呀?难道我就那么见不得人光呀?”米瑟瑟好不高兴他这么说。

 

“不是,不是这样子的,晚上我再告诉给你听,好吗?你现在先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雷霆之催促她。

 

“为什么呀?”米瑟瑟噘着嘴。

 

“亲爱的,我是为我们好的,听话你先回去吧?”

 

“那好吧?”米瑟瑟只好乖乖听他的话。

 

她知道,他这么做一定有他这么做的道理的,晚上再问他便是了。

 

只要亲口告诉他她怀孕的事情,就算是任务完成了。

 

“那我先走了,再亲我一下嘛!”米瑟瑟笑着闭上眼睛,依依不舍。

 

雷霆之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对着她的唇轻轻地吻了一下。

 

“那我先回去了,晚上你早点回来!”米瑟瑟方才带着满身心的幸福离开。

 

“臭丫头,刚才没在办公室里跟他亲热?”柳眉儿一直追问米瑟瑟刚才发生的一幕。

 

“关你什么事儿啊?你问那么清楚做什么?”叶子打断她的话。

 

“姓叶的,如果你再接我一句,我直接将你给奸了!你信不信?”柳眉儿横眉冷对。

 

就因为这死丫头,去一趟雷氏公司连杯茶都没有讨到来喝。

 

“哈哈,柳眉儿,我看你真的是脑子进水了!”叶子一听,大笑。

 

“不信是不是?”她眯着眼睛,一脸狠劲。

 

“你有这本事吗?”叶子继续笑。

 

柳眉儿一听,一把将叶子推倒在座位上,然后将她压在身下,然后吸了吸口水:“处的哟,一定很好吃吧,哈哈哈!”

 

“你,你要干嘛?”叶子没有想到这丫头真的压她呀。

 

“强奸啊!死丫头,这回害怕了吧?哈哈哈!”柳眉儿猖獗大笑,连小舌头都能看见了。

 

“滚——害怕你个头啊!”

 

柳眉儿像袋鼠似的蹦了起来,头直接撞到车顶上。

 

“唉哟——”她大叫一声,双手护胸,以防叶子再犯。“姓叶的,你怎么这么色啊,天哪,这女人是个色情狂啊,她居然抓我胸部……太恐怖了!”

 

“哈哈哈!我说两位,能消停下不?什么人呢?”米瑟瑟开怀大笑。

 

很快,车子便在一家“四季海鲜城”前停下。

 

“两位,今天本姑奶奶高兴,想吃什么海鲜尽管点啊!”

 

“啊,真的吗?那我要吃燕窝鱼翅啥的!不过份吧?听说燕窝很补很养颜!”柳眉儿兴奋地跳下车去。

 

“什么人呢,亏你说得出口,贪得无厌的女人!”叶子边鄙视边下车。

 

这是这座城市最大的海鲜城,各色海鲜都有,味道也不错,米瑟瑟老早就想带这两丫头来吃来了。

 

这段时间她跟着她的雷少可是吃遍了大小好吃的餐馆酒店……

 

总之,被一个男人宠成这样,这种感觉幸福得让她有些觉得像一场梦。

 

生怕这个梦一旦醒来,什么也不剩下,到时候剩下的只有满身心的伤害。

 

现代气息很浓的海鲜城内此时已经人声鼎沸了,基本上没有什么空的座位。

 

“那里,那里!那里有一个四人桌的空位置!”柳眉儿眼尖,兴奋地嚷叫着冲大厅最角落的那个位置冲去。

 

“这死女人,占便宜的时候就特别兴奋!”叶子笑着骂道。

 

“不过她也就是一张嘴,心地挺好的!”米瑟瑟并没有觉得柳眉儿有什么不好。

 

要是真不好,俩人也不会成为这么好的朋友。

 

她就是跟叶子性格不和罢了,到一起就像冤家一样要吵吵闹闹,不过这样也挺好的,挺热闹不是吗?

 

米瑟瑟觉得这位置挺好的,能看到远处的大海,一望无陆的蓝色让她的心情变得更好了。

 

只是这里面来来往往的人真的很多,真是一片生意兴隆的景象。

 

穿着银灰色服装的服务人员来回穿梭着,脸上带着紧张跟忙碌。

 

“两位,你们点吧,我先去趟洗手间!”

 

“嘿,这个人,你不会怕我们点鱼翅,所以紧张到尿都出来了吧?”柳眉儿的嗓门儿向来就大。

 

所以她这话一出口,隔壁桌上一个男的就被呛到了,正猛烈地咳嗽着。

 

而其他人正用诧异的目光盯着她看。

 

“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要拉尿?有病!”柳眉儿冲着隔壁这桌上全是西装革履肥头大耳的男人吼了过去。

 

“别闹了,你这样闹我们这饭还吃不吃了?”叶子连忙阻止,她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米瑟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就觉得突然尿好急,赶紧要去洗手间。

 

她埋着头,穿过人群,直奔洗手间而去。

 

刚进洗手间大门,却迎面撞在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身上。

 

由于走得太急,这一撞还真是撞得她有点眼冒金星的感觉。

 

“唉呀——”米瑟瑟大叫一声,并连忙后退几步。

 

她以为自己就这样给撞倒在地上了,可是他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端住了她的腰,她整个人的重心都落在了这条手臂上。

 

她睁大眼睛,看到的是一张成熟男人的脸,脸上戴着一副金边眼镜,带着成熟男人才有的儒雅与霸气。

 

米瑟瑟瞪大眼睛,一脸的窘态,脸色羞红,表示非常的不好意思。

 

他将她的身体放直,然后用只有成熟男人才有的男中音很淡然地说了一句:“好险!”

 

“谢,谢谢啊!”米瑟瑟眨着她明亮清澈的大眼睛,露出她可爱的小虎牙,并拔了拔额头前的头发。

 

“没事,是我没看到有人进来,所以……”男人解释。

 

声音真的很好听,非常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呢。

 

而且男人长得也非同一般,标准的国字脸,像两把刀似的八字眉毛,还有如山脉一般挺直的鼻梁。

 

如果再年轻二十年,这男人跟她心爱的霆之哥哥真的是有一拼呢。

 

“是我撞到的您!”米瑟瑟轻声地应道。

 

“没事就好,您请进!”男人秀礼貌地地让开。

 

米瑟瑟冲着她回头轻轻一笑,然后迈进了洗手间内。

 

米瑟瑟的这回眸浅浅一笑,这中年男人的眼中掠过几丝惊喜神色。

 

米瑟瑟没有想到,就是这擦拭而过,浅浅一笑,让她的命运发生了可怕性的改变。

 

米瑟瑟解决掉内急后,来到洗手前台洗了洗手,还整了整有些凌乱的头发,还回想到了那个被人端住腰,与他四目交叉的瞬间……

 

她不由得一阵心惊肉跳!

 

就在她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洗手台的边上,放着一块正泛着金光的手表。

 

她朝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有人啊?

 

她再拿起手表看了看,居然是一块世界顶级的朗格牌顶级手表。

 

听说这手表最低价格都要二十几万呢,什么人这么不小心将手表落在这里了?

 

她进来的时候一直没有其他来过,也没有其他人出去过,只有刚才她撞了一下的中年男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气宇不凡,应该是很有钱的男人。

 

这块手表,应该是他刚才上洗手间的时候落下来的吧?

 

米瑟瑟拿着手表,赶紧冲了出去,站在大厅的前端扫视起大厅来。

 

最后,她将目光落到了大厅最角落的那个餐桌上,那个中年男人正斯文地跟其他在款款而谈着什么。

 

一边谈一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看上去很热!

 

大厅人太多了,而且还尽是涮火锅的,能不热吗?

 

她赶紧走了过去,走到那个男人的跟前:“先生,打断您一下!请问,这是您落下的手表吗?”

 

再昂贵的东西,不属于自己的就不是属于自己的,一定要想办法还给别人。

 

这是老爸从小就教她做人的道理,所以,她对这块手表并没有起丝毫的贪婪之心。

 

就算在以前,她最贫穷落泊的时候,也不会将手表据为己有的。

 

“是哟是哟,这是我的手表呢?”男人立刻站起身来,用惊愕的目光望着米瑟瑟。“这位小姐,真的是谢谢你了!”

 

“不用谢啦,刚才您落在洗手台上了,心想当时没有其他人,应该就是您的了!”米瑟瑟很礼貌地说道,神色又红又窘。

 

“怎么能不谢呢?”男人接过手表,脸上有抵止不住的惊讶。

 

他这表随便哪个档铺里卖都能卖到十几二十万,丢失了哪还会想到能要回来?

 

可是这位小姐让她刮目相看啊,她居然将他丢失的价值几十万的手表亲自送到她手上。

 

他能不对这小姐刮目相看吗?

 

“叶子,瑟瑟是不是脑子有问题?那一看就是名表呢,应该值好几万吧?干嘛要还给人家?”柳眉儿当时那个急啊,那个恨啊。

 

就想着这样的好事为什么就不落到她的头上呢,要是让她捡到的话,她这海鲜都懒得吃了,直接溜之大吉。

 

这死丫头这不是脑残是什么?捡的就是买的,还个毛线啊?!

 

“姓柳的,我看你真的是无药可救了,想钱想疯了吧?”叶子没好气地瞪她一眼,然后用像崇拜神一样的眼神看着米瑟瑟。

 

她就知道叶子会攻击她,但是她真是这么想的,凭什么还呀?又不是偷的,真是无聊!

 

做人不太装B,装B一定会被雷劈的!不信等着瞧好了!

 

这年头,好人就是做不得!

 

“不用谢啦,你们慢用吧,我们也去吃了哟?”米瑟瑟望了望自己的餐桌。

 

她这一望差点崩溃了,满桌子的都是龙虾跟大闸蟹,还真的叫了鱼翅跟燕窝……

 

她一个趔趄,差点昏倒过去。

 

“您没事吧?”见她有点站不太稳,男人关心地问道。

 

“啊?我没事,您们慢慢用餐,我先过去!”米瑟瑟强挤出笑容。

 

她一路是支撑椅背才到达自己桌上坐下的。

 

看着这一满桌子的大菜,她表情呆滞。就算是吃大餐,也不必要这么奢侈吧?

 

吃点螃蟹小虾再要点其他家常菜不就是行了?这死丫头——

 

“这些,都是你点的吧?柳眉儿大大大姐?”米瑟瑟瞪着柳眉儿,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瑟瑟,我让她不要点这么贵的,可是拦都拦不住,实在是没有办法!”叶子表示爱莫能助。

 

“没事,没事,说好了请你们吃大餐的嘛!”米瑟瑟咬紧牙关,准备力挺。

 

“你没事吧?米瑟瑟同志?你看上去好象不太对啊,生病了吗?”柳眉儿看着脸色苍白的米瑟瑟。

 

“我有什么事?没事啊!呵呵!”米瑟瑟假假地笑道。

 

“刚才,你为什么要将手表还给人家?你脑残是不是?我看你这脑子真的是可以养鱼了!”柳眉儿一想到还回去的手表,她心里就那个恨那个心疼啊。

 

恨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人,把到嘴的肉会吐回去。

 

心疼这手表得值多少钱啊?她三年的学费都应该绰绰有余了。

 

“小姐,为了向你表示感谢,这顿饭今天我买单了,你们尽管点吧!”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从对面的桌上传来。

 

米瑟瑟一听,立即回过头去,冲着魅力中年男人说道:“这样,不好吧?”

 

“喂,你有毛病啊,不用你买单有什么不好的?”柳眉儿在一边急坏了,不停地扯她的衣袖。

 

“没关系,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中年男人并不介意,而且已经站起身来,朝她们走过来。

 

“你们,还需要买些什么吗?要不来一瓶葡萄酒?”中年男人轻声问道。

 

“好啊好啊?要是再来瓶XO的话就更好了!我还没有喝过,只听过呢?”柳眉儿兴奋地替米瑟瑟回答了。

 

男人微微一笑,冲着服务员打了个响指。

 

“服务员,给这桌上来一瓶XO,再来一瓶百年干红,再来两盘大匣蟹,十只大龙虾……”

 

“对不起,这位大叔,我们根本就吃不了那么多!”米瑟瑟一听点这么多菜,脸色更惨白了。

 

十只大龙虾,两盘大匣蟹,能吃得完吗?而且哪里有人是这样点菜的?

 

就是用棒槌扎也装不下呀。

 

叶子也惊呆了,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只能是呆呆地望着这个出手阔绰的男人。

 

“吃得完,吃得完的!”柳眉儿掐一把米瑟瑟。

 

米瑟瑟忍住疼痛,瞪着柳眉儿,真是不知道这丫头搞什么东东。

 

“小姐,一共多少钱?包括这桌的!”男人的脸上一直保持着很迷人的很成熟的微笑。

 

“哦,您稍等!”短头发的服务小姐风一般跑去前台,又风一般跑来。

 

“先生,您这桌是二千五百块,这一桌是一万一千块!”服务生很礼貌地回答。

 

一万一千块?不是吧?米瑟瑟听到这个数字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先,先生,这样不好吧?还是我们自己来买单好了!”米瑟瑟觉得这样真的很不好意思。

 

“没关系,说了我请的,就是我请,三位小姐慢用,我们先走了。”中年男人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联卡,跟随着服务小姐去买单,步伐在人群中是那样的优雅,身型是那样的富有诱惑力。

 

有钱的中年男人能保持如此好的身材,米瑟瑟认为还真是比较少见了。

 

她爸不算很有钱,曾经也算是有车有房有公司的人,可是却也混出了个大肚子来,至今难消,而且血压也是持高不下。

 

想到老爸,米瑟瑟心里就堵,就觉得内疚,相信很快,老爸就会原谅她了,只要这肚子里的孩子是儿子。

 

米瑟瑟这时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她似乎感觉到了一颗种子的力量。

 

此时其他男人也紧跟在他的身后离开。

 

“米瑟瑟,我现在的心情是羡慕妒嫉恨,你知道吗?”柳眉儿使劲地扳着龙蟹腿,好象跟这蟹腿有仇似的。

 

“为什么?”米瑟瑟不理解。羡慕就羡慕,为什么还妒嫉还恨了?

 

“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刚才跟那个戴眼镜的小年轻抛媚眼,怎么?人家不理你啊,不上你的道啊?”叶子一脸的嘲讽。

 

“东西可以乱吃,可是话不能乱说哟,姓叶的,我什么时候跟戴眼镜的抛媚眼了?我看你眼睛是不是白内障了?”柳眉儿最眼这死丫头跟她抬杠了。

 

“你才白内障呢!明明都做了,可是却不承认,跑来妒嫉起瑟瑟了,你还有没有点良心啊?”

 

“我为什么就不能妒嫉?我妒嫉她的好运气不行啊?要你管!”柳眉儿将蟹腿扔进嘴里,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

 

一边嚼一边还是不服:“米瑟瑟,你为毛就这么好运气啊?那块表让我捡到有多好,我就发达了啦!”

 

“哦,捡块表就发达了?真是没出息!”米瑟瑟笑着骂道,替自己倒了一点红酒。

 

“瑟瑟,你不能喝酒!”叶子将酒瓶夺过去。“你忘记了?你可是有BB的人哟?”

 

“哦,我一高兴差点也忘记了!”米瑟瑟脸色羞红起来,还看了看四周,生怕有人听到。

 

“把表还给人家了,居然人家还请一万多块钱的客,这人比人啊真是气死人哪!唉!”柳眉儿自顾着吃蟹腿,还唉声叹气一番。

 

“所以说,每个人的命运都不一样,你也就别自叹不如了,还是好好念你的大学,好好喝你的酒吃你的蟹吧?”叶子夹起一个大龙虾,直接扔到她的碟子里。

 

这餐饭,所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却无所谓。

 

柳眉儿将没有吃完的虾呀蟹啊还有酒啊都打包回宿舍了,让宿舍的同学们也羡慕羡慕她有一位有钱的朋友。

 

当然,她并没有说是米瑟瑟请客,这也就是叶子知道是她。

 

这天晚上,雷霆之抱着米瑟瑟在院子里跑了整整三圈,因为他真的太激动了。

 

“瑟瑟,真是没有想到,你这么有出息,这么轻易就怀了我的孩子,我相信,我也有预感,肚子里怀的一定是儿子,一定一定是的!”

 

雷霆之就这样抱着她一直一直跑,跑得直到他气喘吁吁,跑不动为止才停下来。

 

米瑟瑟在他的怀抱里开怀大笑:“哈哈哈,雷霆之哥哥,你放我下来啦,你不晕我都晕了,万一把我们的孩子给颠簸下来怎么办啊?”

 

“傻瓜,怎么会呢?不行,我还是太激动了,我一定要跑,还是想跑!”

 

一边跑,他一边想象着自己坐在雷启山的位置上,向雷霸之发号施令的情形。

 

更看着雷霸之与雷雯之被自己贬到现场去干活的悲惨样子。

 

“别把自己跑坏了啦,你放我下来,我受不了了啦!咳,咳——”米瑟瑟确实是扛不住了。

 

听到她咳嗽,雷霆之才心疼地将她放下。

 

“亲爱的,你好伟大,好了不起,我爱死你了!”雷霆之对着她的脸就是一阵猛亲。

 

他在雷氏的位置就指望着瑟瑟肚子里的孩子了,这一次,他一定能够翻身成为雷氏真正的主人的。

 

绝对不要再看雷启山,雷霸之等人的脸色,尤其是那个嚣张的后妈。

 

她现在一看到他就像是眼中钉似的,所以那个家,他现在回不回也不会有人清理。

 

她巴不得他一辈子死在外面永远也不要回去,最好也不要去公司上班,人间蒸发!

 

家可以不回,公司他怎么可能会不去?她不能如了这帮狼心狗肺男盗女娼之人的意。

 

“如果我怀的是儿子,我们会结婚,对吗?”米瑟瑟靠在他的怀抱里,享受着这幸福时刻。

 

她当初真的没有奢望太多的,只是希望有一个人能救救她爸,即使不爱她也没有关系。

 

但是他对她真的好得没话说,她几乎是没有什么挑剔的地方。

 

如果真要挑剔,那就是吹毛求疵了。她不想做这样的女人,对男人慷慨一点总是没有错的。

 

一个秋儿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只要她进了雷家,一百个秋儿她也不会放在眼里,放在心上的。

 

“当然,我们会结婚,而且我会给你一个创世纪的婚礼的!”雷霆之满眼泛着光彩,可以说兴奋得都忘乎所以了。

 

他的眼里,他的心里,这一刻只有眼前这个让她满意得不得了的女人。

 

他再次认为,他当初选她是没有错的,抱她下来是正确的选择。

 

看来这一切上天已经安排好了,要助他坐上这雷氏集团总裁的位置。

 

既然是天意,那其他人都通通让道,闪到一边去吧。

 

“霆之哥哥,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米瑟瑟激动得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我也是,我也是啦!”雷霆之只想着一切真的很顺利,所以她并没有往不好的方面去想。

 

他并没有朝万一怀的是女儿这个方面去考虑。

 

“霆之哥哥,万一我怀的是女儿怎么办?”米瑟瑟在高兴幸福之余还是会很担心。

 

万一真的是女儿,那该怎么办?她希望他能够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

 

是女儿难道她就不能跟他结婚吗?就不能嫁给他了?

 

“瑟瑟,要对自己有信心知道吗?没有万一,只有一万!”雷霆之根本就愿意朝这方面去想。

 

“那如果真的怀的是女儿呢?”米瑟瑟还是很纠结这个问题。

 

她并不是想扫他的兴,只是这个问题,她们也有可能会面对不是吗?

 

雷霆之握住她的肩膀,用坚定不移的眼神望着她。

 

“瑟瑟,我们只能怀儿子,难道你忘记协议了吗?”雷霆之觉得,任何方面都可以给她最好的,但是这个,他绝对不能有丝毫的万一。

 

他不要女儿,他就要儿子,这个是必须的,没有什么万一可言。

 

“可是……”米瑟瑟还是很担心。

 

“不要再可是了,没有可是!”雷霆之突然很大声音地喝道。

 

如果不是儿子,那就得打掉孩子,这个还用说吗?!

 

被雷霆之这么一喝,米瑟瑟心里一阵发凉,幸福开心的感觉从头顶慢慢地褪去,直到脚下冰凉。

 

内心潜伏着的担忧也越来越重……

 

她抽了抽鼻子,不再说任何一个字,沉默地趴在他的怀抱里。

 

“对不起,亲爱的!”雷霆之知道自己说话太重了,一定是吓到她了。

 

“没事,我很好!”米瑟瑟淡淡地回答,但是心里面酸酸的,凉凉的。

 

“我们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加油,一次成功,不许失败,好吗?”雷霆之的下巴磕在她的头上,双手紧紧环着她在怀中。

 

秋天的凉意已经很浓了,可是他丝毫感觉不到凉意,他的内心一片热情似火,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白胖胖的儿子,而雷启山也兴致勃勃地对他正论功行赏。

 

生在豪门之家,有些东西真的不是他所能选择的,他必须要这么做,没得选择。

 

“我,我知道了!”米瑟瑟弱弱地回答。

 

她也想啊,但是真的有万一怎么办?人的命运是注定了的,想要改变的话那还真的是很难呢。

 

“亲爱的,明天,我们一起去庙里拜拜吧,求菩萨让我们如愿以偿,让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好吗?”雷霆之温柔地说道。

 

米瑟瑟的心又一阵浸凉。

 

如果他真的是爱她的,是真心想跟她一辈子在一起的,为什么非得要儿子呢?

 

难道江山地位比真爱更重要吗?这就是男人?

 

“你说怎么就怎么吧,我听你的就是了!”米瑟瑟的声音依旧很淡,少了先前的那分热情。

 

“瑟瑟,你愿意一辈子跟我在一起吗?”雷霆之细细地问道。

 

被这满园的夜景包围着,雷霆之有一种迷惑的感觉。

 

“我当然愿意,只怕……”米瑟瑟很担忧,但是还是怕会扫他的兴。

 

而且内心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总觉得她跟雷霆之之间不会这么顺利的。

 

美好的东西来得太容易,来得太顺利,就往往会潜伏着不一般的危机。

 

人生在世,哪会有事事如意?更何况是生孩子这种事?

 

但是米瑟瑟不怕,如果第一胎生不了儿子,她可以再生一胎,她还年轻,她一定可以生下儿子的。

 

她这么一想后,心情变得好多了,担忧也渐渐烟消云烟……

 

这天晚上,雷霆之前所未有的安静,只是将她搂进怀里,一脸满足地抱着他。

 

“霆之哥哥,今天你干嘛这么安静?”米瑟瑟却像一只不安分的小兔子在他怀里一直拱啊拱的。

 

“小东西,安静点!”雷霆之对怀里的小女人温柔喝道,内心一片激动。

 

“干嘛啦,我要跟哥哥玩亲亲!”米瑟瑟香软的唇在他结实的胸脯上吻动着。

 

“安静点啦,你刚怀孕,不能玩亲亲,懂吗?”雷霆之此时此刻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她身上,他不希望有任何的闪失。

 

欲望跟现实比较,现实随时都能战胜他体内的欲望。

 

他虽然才27岁,可他体内的激情似乎已经开始燃烧殆尽,他现在一门心思只是希望怀里的小东西能替他生个儿子。

 

“为什么不能玩啦,霆之哥哥!”她继续在他的怀里拱。

 

“听话,别乱拱!”雷霆之继续喝道。

 

“可是,为什么不能呢?是因为怀孕了吗?”米瑟瑟撒着娇。

 

米瑟瑟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成熟的女子,可是在雷霆之面前,她总感觉自己太渺小了,渺小得如同一滴雨露那般。

 

红楼梦中的贾宝玉说过,男人是泥,女人是水,泥遇水则化。

 

虽然她这滴雨太细太小,但是她相信自己是一颗前所未有的清晨雨露,她能滋润营养身边的这个男人。

 

“小东西,怀孕初期是不能随便乱动的,难道你不知道?”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

 

怀孕头四个月,他不能动她,他要让她好好养胎。

 

“是吗?”声音里明显透着些失望。“那怎么办呢?”

 

她担忧地问道。

 

“什么怎么办?”雷霆之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坏呀,你明明懂的!”米瑟瑟一直没有停止过在他怀里乱动。

 

“哈哈哈,亲爱的,原来你也想啊!”雷霆之大笑,笑声里带着些嘲讽跟不屑。

 

“你坏你坏你坏!”米瑟瑟的拳头在他的怀里一通乱打。

 

他连忙捉住她双手,然后深情地对着她的额头吻一下:“亲爱的,不论有多么想,你可得顶住啊!”

 

米瑟瑟一听这话,觉得还是带着对她的嘲讽嘛。

 

“我顶得住,你能顶住吗?你要是顶不住找其他女人怎么办?”米瑟瑟眨着她的大眼睛。

 

她想到了秋儿!秋儿是谁呢?是不是他的女人?她米瑟瑟以外的女人?

 

“小东西,你心眼还真多呢!”雷霆之再吻了吻她。

 

“根本不是我心眼多,是你们男人欲望大才对吧。尤其是有钱的男人,都有很多女人的。难道,你没有吗?”米瑟瑟试探性地问道。

 

“我没有啊?!”雷霆之想到秋儿,他已经三个月没有跟秋儿在一起了。

 

能做到这样,他觉得自己自制力真的很强大。

 

瑟瑟怀孕了,他更不能想着其他女人了,他不能让她多想,让这怀孕的事儿有什么闪失才是。

 

“我不信啊!”米瑟瑟微微笑着,一直在摸索着前行。

 

男女的事情,她不想太较真,他进的话她就退,他要是嫁的话她会适应采取进攻的方式。

 

虽然不太意,但不能代表她就可以任这个男人随便欺负自己。

 

至于自己可以不在意到什么程度,她还不清楚。

 

她现在没有资格跟他谈条件,也没有资格吃醋跟妒嫉他身边的女人,但是她可以提醒加提示,让他心里知道,她是在乎他的,在乎他身边有其他女人的。

 

“要不要我发誓啊?”雷霆之觉得,他对这小东西能做到这样,真的已经很不了起了。

 

而且他也可以发誓的,他不是一个人可以随便向女人发誓的男人,就算是秋儿,他也没有从来向他保证过什么。

 

“拉勾上吊一百年就好!”米瑟瑟不喜欢誓言。

 

誓言这个东西可信度真的太低了,誓言是需要用生命来衡量,只有死的那天才能知道誓言的可信度。

 

“扑哧——”雷霆之一听,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果然是小孩子!”

 

“拉不拉啦?”米瑟瑟举着她的小拇指。

 

“拉,当然拉!”雷霆之笑着也将小拇指伸出来。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两根手指就这样紧紧地勾在了一起,带着对未来的憧憬以及信任……

 

接下来的日子,雷霆之百般呵护着米瑟瑟,还找了个在这方面比较有经验的保姆来照顾她。

 

米瑟瑟也没太敢回家,害怕会露馅。

 

老爸至今蒙在鼓里,还以为她在学校上课呢。

 

但是想告诉王美丽她怀孕的消息,也于是在确定她怀孕45天的时候,才悄悄地打电话给她。

 

一打电话过去,就听到王美丽故意大声在问:“是瑟瑟吧?”

 

“妈,我爸好吗?”米瑟瑟的声音也很洪亮。

 

因为怀孕的这段日子,她真的是太幸福了,她一直希望这样的幸福能一直延续下去。

 

“哦,你爸呀,他就坐在我身边看报纸呢,你是不是没有生活费了?我呆会去学校给你送过去吧?”王美丽故意加大声音,生怕米不易听不到。

 

“为什么不是她自己来家里拿?是不是做了亏心事不敢回来了?”米瑟瑟听到老爸在一边说话的声音。

 

说实话,她真的很想家呀,都三个多月没有回去了,她现在肚子也大了,就更不敢回去了。

 

若是让老爸知道她在怀孕,而不是在上学,一定会打死她的。

 

“我爸还好吧?”米瑟瑟心里酸酸的。

 

她确实是不敢去见爸,在没有确定自己要嫁给雷霆之,要跟她结婚之前,她真的真的不能见爸。

 

身为爸爸见到自己的女儿未婚先怀孕,却又因为某些原因而不能及时让女儿怀孕的男人结婚,他一定会很难过,甚至是不会放过这个男人的。

 

“你爸呀,他还好呀?天天就看看报,散散步,偶尔会去楼下跟邻居们下下棋什么的!”王美丽故意将声音扯得很大。

 

她只是在帮米瑟瑟掩饰,说心里话,米瑟瑟也算是对得起她,更对得起她爸,还有这个家了。

 

瑟瑟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对她这个后妈可谓是仁之义尽了,她将所有的钱都交给她来打理,就冲这分心,她将来也应该要好好对瑟瑟才是。

 

“妈,以后你就多照顾着点我爸,谢谢你了!”米瑟瑟心里一酸,鼻子就抽了起来。
 

此文为精彩内容, 后续全文内容请移步【安玩小说】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