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世之心(主角许悠然,魏岭生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8-07-09 11:48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小说资讯
分享到:
隔世之心

隔世之心

类型:小说阅读

《隔世之心》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晴空月色。主要讲述了小说男女主人公许悠然,魏岭生之间的爱情故事,做过心脏移植的...
主角许悠然魏岭生小说

《隔世之心》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晴空月色。主要讲述了小说男女主人公许悠然,魏岭生之间的爱情故事,做过心脏移植的许悠然,在意外触电之后,脑海中不断出现支离破碎的陌生记忆。一场废墟上的邂逅,让那颗心脏曾经主人的记忆和情感在她身上全面复苏。来自时光深处的缱绻深情、拳拳挚爱,以及一场不堪回首的惨烈旧事,还有那隐匿在暗处的阴鸷目光和一双悄然伸来的罪恶之手,一切的一切,无可抗拒地融入许悠然的生命里……

 

《隔世之心》小说章节试读:

 

那一天,秋婶的信是下午下班前收到的。路雪轻打开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看具体的内容,但一看到被什么浸渍过而有些皱起的信纸和好多显然浸渍之后模糊的字迹,就知道出事了。

 

秋婶在信中说,四个月前魏岭生就被抓走了。因为有立功的表现,从轻处罚,判了一年的有期徒刑。因为当时正是路雪轻忙于毕业答辩的时候,所以一直瞒着没有跟她说。现在,秋婶想让她抽空给魏岭生写写信,鼓励他振作起来,好好表现,争取早点儿出来。

 

惊慌失措的路雪轻,第二天就匆匆请假赶回了故乡。

 

踏进熟悉的小院,路雪轻第一眼就发现有些不对劲。秋婶家的玻璃窗全碎了,门口一个装垃圾的小铁桶里,装的都是玻璃渣子。见她进了院子,秋婶从屋忙不迭地迎了出来。

 

“秋妈妈,怎么了?”路雪轻惊惶地看着她问道。

 

“你怎么跑回来了?我信上不是已经给你说吗?按我给你的那个监狱的地址,给他多写写信就行。怎么这么远的还往回跑啊?”秋婶边着急地说着,边拉着路雪轻的手往屋里走。

 

“没事的,秋妈妈,我也想回来看看,我请了十天的假。”路雪轻搂着秋婶的肩,安慰她道。

 

进了屋,秋婶眼泪就掉下来了。

 

听了秋婶伤心的哭诉,路雪轻才大致弄明白了魏岭生的情况。

 

本来,去年路雪轻出事以后,魏岭生变得懂事了许多,也很少再出去胡闹了。那一阵子,他自己还出去找些零活儿干干。后来,秋婶求爷爷告奶奶地好不容易托人给找了个砖厂的工作,就等着他从西安回来之后就去上班了。

 

魏岭生回来以后,还是真的在砖厂干了一阵子,可是很快就被人辞退了。辞退的原因很简单,他竟然带着一伙混混晚上偷砖,被值班的逮个正着。偏偏别人都跑了,他因为崴了脚摔了,被值班的抓住。好在砖厂也没损失什么,也没把他怎么样,但是这个好不容易找来的工作是保不住了。

 

丢了工作的魏岭生很快又和以前那群狐朋狗友混在了一起,按秋婶的话说,真的是偷鸡摸狗,吃喝嫖赌什么都干,晚上也渐渐开始夜不归宿。秋婶哭过,骂过,甚至于拿着扫帚打过,怎么都拽不回他的心。他简直就是软硬不吃,铁了心似的,一心一意的跟着那些地痞鬼混。

 

就这么没几个月,到底就栽了跟头。四个月前,这个在当地臭名昭著的犯罪团伙被公安局打掉了,几个主要的成员悉数落网了,魏岭生也在其中。

 

不过,因为破获这个团伙的过程中,魏岭生有重大的立功表现,所以轻判了,只有一年的刑期。

 

“可是,虽然轻判了,更大的麻烦还是找上门来了,”秋婶说着,指着破烂的窗户,“你看看,这是第三次了,有人半夜来砸玻璃。这明明就是来报复他的。”

 

跟雪轻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下子紧张起来,“是那些人干的?!”

 

“是呀,这伙人被抓,跟岭生有关系,好多证据是他给警察提供的,”秋婶忧心忡忡地说:“有几个人判了十几年。也有轻的,没抓进去的也有。一定是他们在报复。我真是担心,他们在监狱里害他。”

 

“监狱里有警察看着的,秋妈妈,”路雪轻紧紧地搂着她,安慰道:“别担心,岭生不会有事的。”

 

话虽这以说着,路雪轻的心还是沉重得压得她有些喘不动气了。

 

几天之后,路雪轻在监狱的接见室见到了一身囚服的魏岭生。

 

“岭生,”路雪轻叫了一声,眼泪应声而下,“你答应过我,好好找个工作,好好做个正经营生的。为什么说话不算话?为什么非要走到今天的地步?”

 

一脸憔悴的魏岭生,给了一个让路雪轻一生都难以忘记的笑容,那是一个怎样踌躇满志、心满意足的笑容!

 

“雪轻,什么也别问,”魏岭生轻松而平静地看着她,“我有立功表现,我的刑期短。别管我,管好你自己。记住我的话,好好生活。”

 

“岭生,我都听秋妈妈说了,我知道你是判得最轻的一个,可是,”路雪轻已经哽咽难言,“可是,他们也在里面,他们会报复你。你一定一定要小心!”

 

“不会的,放心吧,”魏岭生快乐地笑了,“我挺安全的,没事。顶多一年,我很快就出去了。”

 

路雪轻低下头,泪如雨下。

 

“雪轻,别哭,回去给我妈说,让她别乱想,好好的,等我回去。还有……”魏岭生突然停了下来,欲言又止。

 

“岭生,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路雪轻抹了眼泪,抬起头看着魏岭生,“放心吧,你不在,我会照顾好秋妈妈,跟上个月一样,我以后每个月初,一发工资就会把生活费寄过来。”

 

“我……我说的……不是这个……”魏岭生有些吞吞吐吐,犹豫不决的样子。

 

“怎么了?岭生?”路雪轻疑惑地看着他问。

 

“差不多啦,到时间啦!”旁边年轻的狱警突然严厉地高声喊道。

 

魏岭生深深地看了路雪轻一眼,随即缓缓地站了起来,路雪轻也紧跟着站起来。魏岭生看着她,突然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低沉而急促地说道:“雪轻,记着,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说。好好的生活。你的仇,已经报了!害你的人没有一个漏网,全部重判了。从此把心放开吧,雪轻。记着我的话,好好的活下去!”魏岭生快速地说完这句话,转身跟着狱警往回走去。

 

路雪轻的头“嗡”的一响,整个大脑都是空白。

 

已经走到门口的魏岭生,回头看着雕塑一般惊呆在原地的路雪轻,大声说道:“雪轻,好好过日子!记着我的话!”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在门后。

 

“岭生!”仿佛突然惊醒了的路雪轻向前追了两步,就被另外两名狱警拦住了。她呆呆地站住了,捂着脸痛哭起来。

 

魏岭生曾经说过的话,在她的脑海中一一的回想起来。

 

“这些天杀的!这些天杀的!”那天,他在学校的教学区里,一边狠狠踢着冬青丛,一边咬牙切齿骂着。

 

“我不是来玩儿的,雪轻。我得回去了,我有件要紧的事要做。”那天,他在食堂里这样笑着对她说。

 

“嗯,你别管我了,管好你自己吧。我走了以后,照顾好自己。”那天他那样岔开了话题,叮嘱她照顾好自己。

 

他回家后并没有安安稳稳地干活过日子,而是一头扎进那个犯罪团伙里,跟他们鬼混……

 

当这一幕幕闪过的时候,路雪轻终于明白了,魏岭生当初急于回乡,他说的有重要事情要做是指的什么。他重新混迹于那些地痞流氓之间,不惜以身试法,跟着他们去做那些违法的勾当,目的只有一个!他一定是下了天大的决心,要找到那些当初残害了她的凶手!他不惜玉石俱焚地毁了自己也要找到他们!岭生!他用他自己的方式,给她报了这血泪相和的深仇!

 

她的仇真的报了!那些残暴地戕害了她、残忍地断送了她一生的魔鬼,那些她以为永远都找不到,永远都逍遥法外的凶手,终于都锒铛入狱,被绳之以法了!

 

此刻,她心里明白了魏岭生为什么让她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说。那是他是在告诉她,保守好她的秘密!让那个罪恶的夜晚永远消失于世人的视线之外!这样她安宁平静的生活就不会被翻起风浪,她心里那个深深的伤口也不会被再次残忍地掀起。

 

好好的活下去!她懂了他的话的时候,心如刀绞,泪如雨下。

 

那天晚上,路雪轻偎在秋婶的怀里,告诉了她魏岭生这么长时间以来,执意混在地痞流氓之间的原因。

 

秋婶抹着眼泪,抚摸着路雪轻的头发,深深地叹着气,没有说话。

 

“秋妈妈,跟我走吧,我现在有工资了。咱们在我单位附近租一间房子,这样咱们就可以互相照应了。”路雪轻看着已经明显苍老的秋婶,劝她道:“等岭生出来,让岭生来找咱们,好不好?”

 

“雪轻,我知道你是个有心的好孩子,”秋婶抹掉了眼泪,“我不能走啊,岭生还在狱里,以后每个月探视的时间,我还可以去看他。如果我走了,他一个人,怎么办?”

 

“可是,”路雪轻紧紧地抱着秋婶,“已经有人来砸玻璃了,我怕他们会拿伤害你来报复岭生的。”

 

“没事,我已经在派出所报案了,警察会管的。再说,几个小混混,也就是来撒个气,拿我个老太太能怎么样?”秋婶摸着路雪轻的头安慰她说。

 

“那,等岭生一出狱,你们就一定得到青海来!”路雪轻攥紧了秋婶的胳膊,焦虑地看着她,坚决地说道。

 

秋婶叹了口气,愣愣地看着墙上的镜框里一张魏岭生小时候的照片,半天没有说话。

 

“秋妈妈,必须得走!”路雪轻小声地说:“他们这些人,是因为岭生提供的线索和证据才被抓的,他们一定会报复他。这些人什么都干得出来。岭生出来得早,但是再过些年,他们也都会出来,我听说还有几个轻一些的,三、四年也就就出来了。”

 

“嗯,是啊,我也是怕这个。”秋婶轻轻点点头,有些紧张地说。

 

“就这么说定了,等岭生一出来,立刻就走。”路雪轻把秋婶抱得更紧了,“我担心他们……”

 

路雪轻话还没有说话,就像是要印证她的担心似的,随着一声玻璃的破碎声,一块石头砸碎了刚刚装上没几天的窗玻璃。没等娘俩反应过来,又有好几块石头砸了进来。秋婶急忙把灯关上了,搂着路雪轻躲在窗下一处安全的地方。

 

很快,外面静静的没有了声音,秋婶小声安慰路雪轻道,“没事,他们都是砸几块石头就走了。从岭生出了事,我已经修了三回玻璃了。”

 

两个人一夜都没怎么敢合眼睡觉,第二天一大早,路雪轻陪着秋婶又去了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说一定解决这个事情,今天晚上就派人蹲守。

 

从派出所出来,秋婶去了玻璃店。而路雪轻买了香烛,直奔奶奶的墓地。

 

在坟前上了供,磕了头,路轻雪起身走到小小的墓碑前,坐了下来。

 

“奶奶,真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路雪轻抬手轻轻地抚摸着墓碑,“我知道你听得见,奶奶。我们的仇报了,那些天杀的畜牲,都得到报应了!奶奶,你可以瞑目了。”

 

“只是……我没有胆量去指认他们。听岭生说了之后,我真恨不得去亲手去杀了他们!可是……我还是只能沉默。奶奶,我害怕让人知道那个晚上……曾经发生的一切,真的害怕!”路雪轻把脸贴在墓碑上,扑簌簌地掉着眼泪,喃喃地诉说着,仿佛奶奶真的就在身边,真的还能听得见,“奶奶,你要保佑岭生,让他早点儿平安地出来,他是为了给我报仇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明天我就要回去了,岭生说,让我好好过日子。奶奶,我会好好的活下去,你在天上看着我。”

 

山坡上,一阵风轻轻的吹过,拂过路雪轻苍白清瘦的脸颊。她知道,那是奶奶的温暖的手。

 

路雪轻靠着墓碑坐了很久,仿佛感觉自己是一直靠在奶奶的怀里,她茫然地看着远方的天空,一直在出神。

 

“从此把心放开吧,雪轻。记着我的话,好好的活下去。”岭生的话在耳边响起,他被狱警带进去之前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

 

“可是,奶奶,我该怎样好好的活下去?”路雪轻闭起眼睛,无限惆怅地轻声自语。

 

那一天,年轻的路雪轻还不知道未来等待她的是什么。当然也不知道,十七年后,她将长眠与此。跟她亲爱的奶奶永生永世不再分离。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添加微信公众号【安玩小说】回复小说书名,即可继续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