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商(主角赵令秦,赵婉儿,赵继名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8-07-09 11:26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小说资讯
分享到:
大秦商

大秦商

类型:小说阅读

《大秦商》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类型小说,作者: 刘剑锋。主要讲述了小说男女主人公赵令秦,赵婉儿,赵继名清末民初西安首富赵氏家族...
大秦商小说

《大秦商》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类型小说,作者: 刘剑锋。主要讲述了小说男女主人公赵令秦,赵婉儿,赵继名清末民初西安首富赵氏家族传奇故事。西安首富赵家,发迹于乾隆年间,赵家老祖宗赵天赐在制作方便长途运输的茶砖时,无意中发现被霉菌污染后的茶砖,会慢慢变成金黄色,之后不但味道更好,而且保存时间更长,赵天赐精心调配霉菌的比例,制作出一种全新的茶砖,他将这种茶砖命名为黄金砖。靠着这个黄金砖,赵家从此财源滚滚,一跃成为西安首富。

 

《大秦商》小说章节试读:

 

生死一线吴宝华闻言心下一凉,立即还想说话辩解。不料刘镇民一甩袖子,转身向众人走去。吴宝华连忙跟上,心中却知此次彻底败了,心下着恼。

 

刘镇民和众人客气告别后,翻身上马走了。

 

赵令秦看刘镇民离开,冷冷看了赵继宗和吴宝华一眼,转身命下人抬来自己轿子,一言不发,上轿也离开了。

 

赵令秦轿子刚转一个街口,突然停下。赵令秦连忙问道:“怎么了?”

 

不料抬轿的下人没有回话,反倒另一个人的声音响起:“赵老板,轿子是我拦的。”

 

赵令秦心里一惊,这声音,是知府刘镇民。

 

他在这里拦自己……应该是好事!应该他是为了……是为了……

 

赵令秦刚想到这里,突然感到自己喉头一甜,心叫不好,老天爷就不能再给自己点时间?!刘镇民在外面等了一阵不见赵令秦说话,立即开口再催道:“赵老板,你这架子,未免太大了吧?我大小也是个知府,难道连看我一眼,你都嫌费力?”

 

刘镇民不知道,他在说话同时,赵令秦四处看实在找不到东西,着慌拿起身下坐垫刚拿到嘴边,猛地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赵令秦不敢声张,压低声音大口喘气,看那坐垫鲜红一片触目惊心。

 

如若那知府发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刚刚赵令秦拼尽全力逆转的形势,会全部再次失去!

 

刘镇民这时候又在外面催促道:“赵老板!你到底答不答话?!”

 

赵令秦把坐垫放下,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看到面前帘子,被一只手轻轻挑了起来!

 

赵婉儿感到心惊肉跳,坐立不安,常纪明忍不住问道:“小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那个锦盒到底是做什么的?”

 

赵婉儿听到锦盒两个字,突然浑身颤抖,眼泪流出来了。

 

常纪明想要上去安慰,却又觉得自己身份不配,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赵婉儿抽泣几下,慢慢说道:“那个锦盒里面装的是还魂丹。爹爹曾经中风过,这药是塞外一个相与(生意伙伴)带给爹爹的奇药,爹爹上次中风后,吃了一粒,当时就恢复的和常人一样。所以他留了两颗在身边。”

 

“你是说,老爷又中风了?”

 

赵婉儿又擦了擦泪,点头,又道:“那个相与献药时,说这药虽然神妙,但它却也会消耗人的精元,服药虽能救急,却必须小心慢慢将养,否则可能会对身体,引起更大的疾症。但爹爹现在吃了一粒后,却不在这里,而是去了外面。一定是他发现我被人绑了,出去奔走。中风是我赵家人年老后必得之症,一次会比一次更加严重,我怕,怕我爹爹,会有什么意外!”

 

赵令秦眼看着那只手,慢慢将帘子挑起,心下一惊,立即感到自己头痛欲裂,放佛有人突然用巨斧,敲开了自己的头骨一般,同时眼前四周景物,突然变得亮得可怕!

 

药劲过了!自己又要发病!不行!不能就差这一点!不能功亏一篑!

 

眼前这个刘镇民,一定要遮掩过去!自己如果就这么失败甚或死去!自己的女儿,也会被陪葬!别人中风死了只是自己事情!但自己是赵家当家人!赵家百年基业,不能坏在自己手里!

 

赵令秦一想到这里,突然感到自己似乎有冷水浇头一样,突然似乎又清醒一些,连忙用袖子迅速抹了一下嘴角,同时看到外面似乎有强光照入一样,顺着撩开的骄帘猛地射进了眼内,一个黑咕隆咚的脑袋遮挡着这光线,低了下来,脑袋上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到,赵令秦立即眯眼,想要伸手挡住射进眼中的强光,却立即惊醒这是自己中风发作的错觉。

 

赵令秦突然说道:“刘知府,有何贵干?”赵令秦只觉得自己说话声音仿佛不是出自自己口内,而是从很远很远地方漂浮过来,带着回音。

 

自己只能做到这个样子了,刘镇民,会发现自己异样吗?!

 

刘镇民冷笑一声:“赵老板,你架子太大。”

 

“不是我架子大,知府大人突然拦轿,我在计算,这川陕盐路,我该给刘大人,几成干股。”

 

刘镇民听到这里,心里骂道:“这老东西!”

 

赵令秦感到眼前那个黑黑的人头开始模糊,人头四周透出的光线更加刺眼。自己要完蛋了,要赶快打发走刘知府。

 

赵令秦勉力想伸出三根手指,却发现自己胳膊已经完全抬不起来。

 

赵令秦集中最后的中气,说道:“三成。”

 

刘镇民听了后,迟迟没有反应。

 

赵令秦心急如焚,又说道:“一年至少,一百万两银子。但必须由我小女主持。”

 

刘镇民听到赵令秦这么说,忍不住冷笑一声,又问道:“那秦商会馆,你还开吗?”

 

赵令秦恍恍惚惚突然斩钉截铁说道:“开!”

 

刘镇民紧紧盯着黑暗的轿中,赵令秦模糊的轮廓。

 

赵令秦感到喉头再次开始发甜,一股想要咳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黑漆漆的刘镇民的人头,静止在那里,赵家生死,自己死后婉儿的命运,就在这一刻。

 

赵令秦已经忍不住将嘴张开。

 

刘镇民,突然站起了身子,轿帘放下了!

 

刘镇民:“赵老板,盐路都归你了!多谢!”

 

刘镇民说罢,转身离开!赵令秦想在拿那个坐垫,却感到自己猛地一大口鲜血喷出,喷到轿帘之上,鲜血顺着轿帘不住向下流淌,赵令秦心怦怦直跳,眼前模糊。但赵令秦,却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赵家祖宗!婉儿!赵令陕赵继宗,我赵家第十三代当家人赵令秦,今日赢了!

 

但赵令秦没有看到,刚刚离开的刘镇民只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觉得有些不对!猛地站住了脚步。方才自己,似乎闻到轿中,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还是雨水过后外面的草木腥味?这一次刘镇民能从赵令秦身上,捞到比吴宝华那里更多好处。但赵令秦总是一副一切都在他掌心的镇定模样,刘镇民心里对此极不痛快,总要找机会教训赵令秦一下,才能解心头之恨,别让别人小看自己只是贪财知府,忘了他们再有钱也不过是下等商人,自己则是他们的青天父母!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添加微信公众号【安玩小说】回复小说书名,即可继续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