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之天下由我(主角蓝羽小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8-07-09 11:06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小说资讯
分享到:
《黑客之天下由我》是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暗夜默然。主要讲述了小说主人公蓝羽之间的故事,淡默一切的少年蓝羽,一次...
黑客之天下由我小说

《黑客之天下由我》是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网络短篇小说,作者: 暗夜默然。主要讲述了小说主人公蓝羽之间的故事,淡默一切的少年蓝羽,一次意外的死亡,被埋在了龙穴之处,而这龙穴更是罕见的龙穴,这不光让他有了力量,更让他本身的力量觉醒过来,然而因此而复活的蓝羽,却淡默了一切,这会否也淡默了力量?身边的朋友,总是死去,蓝羽悲痛不已,然而更让他悲痛的却是他必须亲手杀了自己的父母,同时也杀了自己的心,事情慢慢发展,蓝羽发现,原来一切从他出现开始就有了计划,一个针对他的计划....

 

《黑客之天下由我》小说章节试读:

 

出动找回失去的东西我不知道现在所谓的魔法该怎么去练习,可是刚从一开始就是由意识波动去接触的,那么现在能做的也就是按照一开始的样子去练习.虽然不知道正不正确,可是回想起来,自己意识波动越清晰,所能用的就会越快.然而自己用这些自称为魔法的异能只有一次,那就是第一次救韦柔的时候,同时也是在那时才发现自己有能感受到元素的能力,而且不光能感受,还能控制,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用过了,似乎是遗忘了似的,直到自己想去混进黑帮,而担心自己朋友才想到.可惜现在时候不多了,不能去钻研怎么练习,我能做的只是加强熟练地运用.而我的另外一样本事,那个能让花草树木死而复生的太极,由于太博大精深而,且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练成的,更何况我现在的时间根本就不多.

 

太极所凝聚的不只是武功的精华,更凝聚了大自然甚至宇宙中奇妙无比玄奥莫测的变化.这种玄妙包含着天地间的至理,囊括着世间万物的变化,它不光是武学的顶峰,也是一种文化的顶峰.所以,让我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根本就无法去参详这样深奥地东西.

 

黑夜中的星辰显得格外的明亮,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层皎洁地月光普照着大地,让一切显得那么的朦胧,而此时的大地上一片寂静,就连小虫子也没有发出叫声.

 

突然,一条黑色的人影从别墅中一闪而出,速度奇快地向后山飞去,眨眼的功夫就消失树丛中.可是,就在那个黑影消失不久,又从别墅中闪一条黑影,然而这条黑影却没有走动,他只是在站在外边,看着先前那个黑影所消失的方向.他似乎有些犹豫,可最后像是下了决定一般,也往后山的方向跑去.

 

而此时的我,正躺地床上修练.扩大再扩大,将自己的意识波动的范围扩大到自己的极限,然后再慢慢的将自己的波动.每接触感受一样元素地波动以后,我就会再调整自己的波动去接触其它的元素,然而基中我最有感觉的就是风,因为我每次只要做梦,无论是什么时样的梦,里而的我,总会有一样能力,那就是飞,自由自在的飞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飞向任何地方.所以梦中的我能感受到风的动向,乃至风的一切我几乎都能感受到.所以,我对风的掌握简直称得上是得心应手啊.而且不管是什么元素,每当我与它们接触后,仿佛自己就变成了它们似的,不分彼此.这让我在平时所压抑的一些忧伤与寂寞,在刹那间完全消失无踪,这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种治疗.

 

正当我的意识在自由中穿梭飞舞时,突然一股杀意波动传来,虽然说这个杀意并不强烈,而且还很微弱,可是我还是感觉到了,我们将自己的意识波动集中于杀意的来源处,那是在后山祠堂发出来的.片刻之后,我猛地睁开了双眼,跳下床跑到窗边,跳出去飞向后山.

 

后山祠堂中,一条黑影闪入其中.原来就是先前第一个从别墅中出来的黑影人.而此时的祠堂,门口有两个人坐着,背部靠着墙眼睛紧闭,显然的是在睡觉.祠堂内,昏暗的光线传出来,而且摇摆不定,空气中似凝却又似散的有着些许的蜡味,而其中却也夹杂着香的烟味.

 

祠堂周围的树木发出“沙沙沙”地响声,像是魔鬼的招唤.平时的夜风冰凉,欲带着一些温和,面此时的却是刺骨的寒风,睡着的守卫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转了转身,又沉沉地睡去.

 

闪入祠堂的黑影,慢慢地走向灵位,那是今天才摆上去的而灵位后边有着一口棺材,里面放着天军的尸体.黑影人走到灵位前停了一会,通过蜡烛的光,看到黑影人全身黑衣黑裤,个子有一米七左右,脸上也朦着黑布,就连头上也有着一块黑布套着,只露出一双如核桃般大小的眼睛.看着看着,黑影人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像是落寞,又像是可惜.转峰,他走入灵位后边摆放灵柩的地方,看着棺材中的天军,他蹲下身子,静静地看破着天军的脸,似乎不由自主地他伸出了手,轻轻的抚摸着天军的脸,动作非常慢,仿佛是几世纪一般.黑影人收回了手,然后从怀中拿出一把小刀,正欲往天军脸口扎下时,他似乎又犹豫起来,刀子停在了半空中,没有落下.然而,他的手却在空中上下晃动不定,仿佛中心在挣扎一般.最后他一咬牙,将手中的刀高举欲扎下去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月姐,你真的下得了手吗?他可是天哥啊……”

 

被称为月姐的人眼中寒光一闪,转身而起.看到身后的人后,吐了口气.冷言道.“小星,你跟随踪我?”

 

“月姐,我只是想知道帮会总坛会派谁来监视天哥.”元星淡然的说道.

 

月姐脱下面罩,露出面目.此女面带妖娆,乌发盘头,皮肤白晰,虽不是绝色,但成熟的气质却让人心动,不可否认这种气质对男人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脱下面罩的女子别过脸,看了下躺在棺材里的天军,眼神中透露复杂.可当再转回头时,眼中却全是一种冷漠.

 

“你是说我……哼,你知道些什么?怎么这么说?”

 

“现在这么晚,你来天哥这的灵柩做什么?还拿着刀子,不会是连天哥的尸骨你也想暴虐吧?哼,不要以为你曾和天哥好过,我就不怀疑你.自从天哥死后,你的行为就有点古怪,那时我就有点留心了,再加是今天的推测,我想肯定会有人夜探天哥的遗体的.只是我实在有点不愿意去相信是你.”元星先是紧盯着月姐,可是说到最后,却长叹了口气,似乎在为月姐的行为感到失望.

 

“我是和天军好过,那又怎么样?可是他不光将我抛弃了,还侮辱我,我恨他,恨不得将他杀了.可是老天有眼,我没能亲手杀他,不过这是报应.哈哈哈.”月姐面目狰狞地张嘴大笑.

 

元星静静地看着大笑地月姐,他眼前这个似曾相识的人,此刻却已经完全变了,那份纯真没有了,那份温柔没有了,记得当初自己刚入诛天时,他与天哥一同来看自己,两人多么的温柔.至是现在一个死了,一个变了.轻轻地又叹了口气.他是在为月姐的变化感到悲哀.

 

“月姐,你放手吧,不要伤害天哥的遗体了,那会让他九泉之下不得冥目的.我知道帮会总坛那些秘密人物要你从天哥身上要回那个东西,可是你要知道,天哥不会笨到把东西埋进自己的身体里的.至少,你要知道他是一个不会伤害自己的人,所以放手吧.让天哥安心的走,好吗?”

 

月姐听他那么一说,有些发愣起来,她不知道眼前这个不是很聪明的小子,竟能想出那么多的东西,甚至知道他们让她来是为了取回东西,也许是那个该死的天军告诉他的,那么自己也许就能从他身上打到东西的下落.她定了定神,道.

 

“看来,你知道的东西不少啊.是天军告诉你的吧,那么你该知道东西放在哪的吧.所以,你最好老实的告诉我,东西在哪?不然别留情了……”随之,她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剑,剑体很软,却有着“嗡嗡嗡”地响声,看来是一把好剑.

 

“实话告诉你,我并不知道东西在哪?天哥并没有告诉我任何事情,我只是猜出来的罢了.所以,你问我是等于白问了.而且这又何来的留情不留情呢.”

 

“少骗我,你和天军那么好,兄弟之间的情谊,比我与他的情谊还高.你怎么会不知道?哼,要是今天你不说,少不了让你见血了……”月姐挥了一下剑,一股杀意散发出来.

 

“月姐,你知道我打不过你的.又何必这样说呢,我说了天哥并没有与我说过关于东西的事情,那些都是揣测出来的.只是我见到你来这才肯定了这一切的揣测是真的.”元星此时很矛盾,他知道自己打不过月姐,可是他也希望避免与月姐的一战.不过,要是眼前的人不相信的话,那他也只能拼命的尽全力去战了.

 

“哼,少装了,我才不相信你们这些骗子呢,看不说出来,我就杀了你……”月姐慢慢逼近元星道.

 

“月姐,真的没办法了……”元星从身后拿出一双拳套,戴在手上道.

 

“就凭你,一个分帮的小头头,也想和我斗.你差得远了……”月姐挥出一剑,带着呼啸声,快速地刺向元星.

 

而元星所带拳套是近身作战,并不能与长剑作战,再加上他本身的修为与对方相差甚远,速度又慢,毕竟拳套属力量型的.所以当他有所反应时,剑已刺到胸前,他急退,再挥手一挡,虽然将凛冽的一剑挡开,然而剩余的剑气扔将他击倒向后,撞到墙上才停了下来.而那挡住剑的拳套也被割裂了一个大口,血从里边流了出来.

 

“看到了吧,你还是乖乖地把东西存放之处说出来,免得只有一死……”月姐目露凶光道.

 

没想到,月姐的功夫进步了那么多,比之先前厉害太多,元星心里暗道.嘴上却说道.

 

“我都说了信不信由你……不过,你不会杀我的.像你这样的人,在没有得到你要的东西前,是不会杀死我的.呵呵,这一点我肯定,要不然以你我的差距,刚刚一剑你就能要了我的命……”元星站直身子,震了震已经麻子的手掌道.

 

“你说对了,但是我可以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月姐嘴角弯起,奸奸地笑着,仿如夜叉一般令人寒噤.只见她抬手又是一记快速的直刺,而且速度要比刚刚快上几分.

 

这次元星有注意到,可是速度实在是太快,他只能一看到对方有动作就闪了.可是他刚闪到一半对方却出现在他面前,脸上还有一丝笑意,仿佛就是在说她早就料到了一般.

 

没有再挥剑,左手一抬,快速的上掌印在元星的胸膛上,让他倒飞而去,在空中吐了口大血,然后撞在灵位台背上滑落下来.没有停顿,月姐挥起剑向元星的左手臂砍去.

 

唉,差距真的太大了,没想到她变得那么厉害,而我进步太慢了.没有人指导.这样的差距,即使用尽全力,也毫无作用.元星心里想着.而此时月姐的剑也已到了面前.然而元星却睁大了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意的事情一般.

 

当剑刺到他面前时,忽然出现一样透明的东西,就像一是一个盾一样,挡住了月姐现刺来的剑.而此时,月姐脸上冒起了大汗,因为她发发现自己收不回剑了.无奈下去起全身功力于脚上身前一踢,再借力使劲往一拉,终于将剑收回来.

 

“何方高人,请现身相见……”月姐趁势落地后,抱拳道.

 

“嗯?不要杀我们,我们这就出来……”两个守夜的男子从门口处探出头来,颤声哀求道.

 

月姐没有理会这两个人,只是盯着屋顶,似要把它看穿般,突然,举剑过头,撞出屋顶,然后转了几圈再落下,却见到楼顶边坐着一个少年,此时他正无辜地看着她.

 

“小子,你是谁?刚刚是你?”月姐怒目抬剑直指少年道.

 

“呵呵,我叫小羽,没错刚刚是我.嗯,那个我说,这个事我是不想管的.可是看你好像很喜欢虐待人,而我又看不惯这样的场面,没办法我又不想走,那只好就出手了.还有,那个屋顶是你撞破的,不是我.你要赔钱的.”少年淡然道.而这个少年就是我,蓝羽.

 

“你和元星是一伙的?还是你也是天军的人?”月姐扬剑向后道.

 

此时元星已居两个守夜男子在扶持下,走出了灵堂门.

 

“啊,是你……”元星惊讶的看着我,嘴巴能塞下一个鸡蛋.

 

我转头向他挥了挥手,回过头道.“你现在看到我是和谁一伙的了吧.”

 

“哼,小子,你这是打死,虽然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东西,便是就刚刚那样的东西是挡不住我的剑的……”月姐说完,左舞右摆起来,不过姿势却绚丽无比.而这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在这些动作中,一道道剑气破空而来.

 

“哇,剑气啊.真像风刃哦……”我张大眼叫道.并不是我吃惊,而是有点不敢相信,在网上查询太极过看到过这个东西,觉得好奇就看了看,没想到这个东西竟然是真的存在的.可是我忘了,我的魔法都在,它怎么可能不在?

 

,剑气快速飞来,我站直身体,发出指令,身前立即有无数道风刃迎向剑气,没有太大的响声,因为周围的风都在我的控制中.

 

月姐张大眼看着我,似乎为这个吃惊不已.“你的不是剑气,你使的是什么功夫?”

 

“没什么,只是能自由的发放你所谓的剑气而已.”我耸耸肩道.我这样说是想吓吓她,毕竟就我所说知道的,所谓的剑气需要强大的内力为基础,通过内力来震动空气,而达到一种共鸣,这样才能发出剑气.

 

“怎么可能,你这小小的年纪怎么可能不用剑就能自由的发出剑气,而且比我的还精纯得多,快告诉我,你师傅是谁?”月姐像是受到什么打击一般,有点激动地叫道.

 

“那个我说你啊,你不是要来找东西的吗?怎么就问起这个来了?”我看着她,她的样子虽说是激动,可是却非遇到好事的激动,因为却相反,她的面目有些狰狞.

 

“嗯?难道说你知道东西在哪?咦,不对,为什么你也知道我是在找东西?而且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一听到东西时,她的面目不再狰狞,而是皱起眉头.

 

“呵呵,大姐啊,当然是知道的人说的啊,这里还有谁知道啊?”我有意无意的瞄着元星道.

 

“是他……嗯,也只有他了.不过,你的能力……”

 

没有听她说,我跳下屋顶来到元星身边,而他的眼里竟是一种疑惑,与怀疑.

 

“先不要想什么?回去的时候再和你说.现在,那个女的怎么办?要我抓了她吗?”我轻声道.

 

元星看了看我,没有对我说什么,反而对着屋顶的月姐大叫道.“月姐你也看到了,你是打不过他的.你还是走吧.我最后再和你说一次,我确实不知道你们要找的是东西在哪.”

 

我看着元星,没有说什么.因为我早已经知道会是这样的了,一个汉子是不会那么轻易的杀了曾经是自己的好朋友的.

 

月姐在屋顶站着,此时的她思绪万千,眼下有一逐步形成小子功夫比自己强上很多,就像是自己比元星一样.就连自己最近才练成的剑气对方也会,而且比自己高明太多.那么自己这次一定是打不过对方的,所以只能放弃,等到帮会总坛派人来了再做打算吧.想到这,月姐转身一闪而没,消失在黑暗中.

 

“星哥,我扶你回去吧……”我将元星的右手伸过自己的肩,道.

 

“嗯,小羽,回去你要告诉我,你的功夫哦.呵呵……”元星笑笑道.

 

我对他笑了笑,没说话,唉,刚刚只出了两下手.而且我也就只有那么两下子,再来就没有什么新招了,好在吓跑她了.

 

别墅内大厅,包扎好的伤的元星,此时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而我则躺在在另一个沙发上.我知道他在等我开口.没法,他老是这样像挑老婆一样的看着我,搞得我全身不自然.

 

“那个星哥,有些事情我不能说的,毕竟那不是我想说就能说的.行有行规,这个请原谅我.星哥.”

 

元星一听到我的话,失望之色立即呈现在脸上.

 

“哦,这个我也知道.唉,那没法子了,不过你有这样的本事,我就放心将晓叶拖给你带回去了.毕意你有能力保护她……”随之元星脸上又是一阵喜色.

 

第二天,带上陆晓叶,悄悄地趁人不注意时回来到属于自己的城市.此时我才知道元星所在的地方为南部郊区.甚是偏远.

 

一路上,晓叶不是常说话,只是脸有些红.我很奇怪她的脸为什么这样的红.只是不好意思开口,看她沉默不语的样子,我不禁打了个话题与她聊起来.

 

然而到了一个手机超市时,我叫停车.下车去买了台手机办了卡.原来刚买那台还没能用一天就在爆炸中坏了,真是倒霉啊.

 

回到车上,打了个电话给小全,想知道他们这两天怎么样了.

 

“喂,请问有什么事吗?”

 

“那个……小全,是我啦……”

 

“啊……羽哥,是你啊!你怎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啊,大事啊!要是再打不到你,班主任就将我和东东给拆了……”

 

“怎么了……”

 

“还不知道啊,计算机比赛在这两天举行,老班要找你去做赛前交代……还有,这几天有些黑衣人老是在你家那徘徊,你要小心点哦.”

 

“哦,知道了.我交给你们的东西,你们学得怎么样了”

 

“这个见面才好说,电话里说不明白.”

 

“嗯,那下午二点老地方见……”

 

挂了电话,想着刚刚小全说的黑衣人.到底是谁派来的呢?不管了,先回去看看吧.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添加微信公众号【安玩小说】回复小说书名,即可继续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