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途有轨(主人公简驰孟晨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8-07-09 09:57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小说资讯
分享到:
婚途有轨

婚途有轨

类型:小说阅读

《婚途有轨》作者是吾本莫莫,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角简驰,孟晨。小说主要讲述了初见时,她婚姻告急,他大婚在即, 那时的她,被围剿在...
婚途有轨

《婚途有轨》作者是吾本莫莫,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角简驰,孟晨。小说主要讲述了初见时,她婚姻告急,他大婚在即, 那时的她,被围剿在婚姻的牢笼内,苦苦挣扎… 后来的她,一步步踏上事业的巅峰,… 他告诉她:“你叫简驰,天生就该声驰千里!“ 他教她赢筹码,搏前程,斗渣男… 直到他摸着简驰微隆的肚子告诉她:“你该到我身边...
 

精彩章节试读:

 

第16章 爱与现实之间我被吓得立马直起身子,打量了周围一番,有好几个大的双开门冰箱并排放着,远处貌似还有几个冰柜,到处堆得都是食物和酒,这里好似是一个食物储藏室。

 

“咚”!又是一声,这次我吓得站起身子,声音是从里面传来的,难道是老鼠?

 

我借着外面透出的微弱光线猫着腰往里探去,可是越走越发现声音不对,拐过几个储物箱赫然发现一个背影弓着身子,我吓得惊呼一声,那人立马回头也是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这时我才发现站在面前的是一个红发女孩,两个眼睛扑闪扑闪的,满脸都是奶油,手上还拿着蛋糕,我们两都愣在原地,她最先反应过来小声问我:“要不要来一块?”

 

说着往我手上塞。

 

我错愕的接过呆在原地:“你在这偷吃东西?”

 

她用眼神指着我手上的蛋糕:“现在不止我一人了。”

 

我才恍然这小东西没那么好心带我分享美食,敢情是要拉我成共犯,我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之前没见过你?”

 

谁知她从地上站直身子有些不满的嘟囔着:“谁是孩子!”

 

我见她身高只比我矮一点点,身上还穿着明显不便宜的小礼服,只是稚气未脱,估计也就才成年,我挑眉看着这个有意思的小姑娘把蛋糕递还给她:“你慢慢吃,我不会告诉别人,你放心吧。”

 

她却突然拉住我的手,盯着我的脸看,让我莫名其妙,她随即朝我甜甜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我对于小姑娘莫名的热情有些无法适应,但还是告诉她:“我叫简驰。”

 

她又盯着我看了好几秒才莞尔一笑:“我叫思思,简姐姐,你看上去不太好?”

 

我有些惊诧她的观察能力,但也没想和一个陌生女孩吐露心事。

 

她却笑盈盈的拉着我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我吃饱了,走,我们去跳舞。”

 

她没征得我同意直接拉着我就出了储藏室,这小女孩的手劲居然非常大,一路拉着我轻车熟路的钻进电梯然后直下到底层,电梯门打开突然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随即传来,我惊讶的看着她:“这里居然还藏着一个酒吧啊?”

 

她朝我眨眨眼就把我拉到吧台对酒保喊道:“给我来两杯深水炸弹!”

 

我忙拉她:“喂,你成年了没?大白天喝什么酒啊?”

 

她拍拍我的肩:“姐姐,要不要看我身份证啊?”

 

说着接过酒就猛地灌下,我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已经喝完了,还笑着把另一杯也递给我,我这时才发现她的右手虎口处纹了两只纠缠的红色玫瑰。

 

我板着脸把酒接过放下:“我不喝!”

 

她突然凑近我,用鼻子嗅了嗅不屑的说道:“假正经。”

 

说完就兀自把另一杯也灌了下肚然后扯着我就往舞池里钻,我差点被她拉倒。

 

到了舞池周围全是群魔乱舞的人,我拼命喊着思思,然而音乐声太大我的声音淹没在人群中,而思思一进舞池后整个人像脱变了一样疯狂、青春、张扬,我几次想钻出去,她都紧紧拉着我,带我在舞池中驰骋。

 

我渐渐被她的情绪所感染,索性这里人多灯光暗也没什么人认识我,我逐渐放松下来随着思思乱舞起来,不一会身上就出了一层薄汗,周围人随着音乐都在大喊,DJ不停调动气氛,我也彻底放松身心,跟着思思疯狂起来,好像这两天的阴霾都抛之脑后,怪不得别人都说年轻好,大学时我和古修混在一起也是如思思这般没心没肺,自从和孟晨结过婚后,曾经的一腔热情就给磨砺的收敛了起来。

 

思思很会跳,不管音乐怎么变她总能舞动出漂亮的舞姿,昏暗中我还发现她的左耳打了一排耳钉,让我联想起那些经常泡吧的问题学生。

 

我们不知道疯了多久思思突然停了下来,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就往外挤了出去,我也赶紧跟在她后面出了这个船底酒吧。

 

很快刺眼的光线又映入眼帘,我眯着眼睛问她:“你怎么了?”

 

她一副不大高兴的样子走得极快,我不明所以的跟着她,她快速拐过船的尽头我们两几乎同时撞上迎面而来的人。

 

待我和思思站稳后都是一愣,因为和我们撞上的居然是段凌弈和顾琴,顾琴先是看了我一眼似乎是认出我了对我礼貌一笑,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很难看,但还是强忍住狂乱的心跳也朝她点点头,她随即看向思思秀眉一皱,段凌弈开口对我说:“你跟我来一下。”

 

顾琴好像认识思思,把她拉到一边在说话,我一步三回头的盯着她们看,身边却传来冷冷的声音:“你刚才跑哪去了?”

 

我扭过头看着他阴沉的脸色,也不大愉快:“去酒吧跳舞了。”

 

他用脚踹开过道上的一个门,随即把我拉了进去,说来还真是巧,我居然又被段凌弈拉来刚才那个储藏室,他把门关上面色不善:“我倒低估了你,没想到你挺随遇而安的。”

 

我听不明白他的话,但对于他莫名其妙的态度也很恼火:“那你想我怎么样?”

 

他朝我逼近一步把我逼到墙角:“你昨晚和古修干了什么?”

 

我突然反应过来他是在问我这个,看来董辉果真是个称职的助理,真是知无据悉的汇报!可是他这么问我算是什么?又是站在什么立场问我?

 

我撇过头没好气的说:“我和谁在一起,又干了些什么貌似和段总没什么关系吧,我又不是你下属,没必要什么事情都向你汇报。”

 

他用劲握住我的下巴,把我的头扭了过来钉在墙上,直视着他布满怒火的双眼:“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我用劲想推开他,他却整个身子都压了过来吻住我的唇,手抵在我后脑勺把我整个人都揉进怀里带着惩罚的意味狠狠的掠夺着,我又不是他的谁,凭什么任他欲取欲得,可身体和大脑仿佛是分开的,我的身体被牢牢禁锢在他的怀中,竟然一丝也动弹不得。

 

他的呼吸渐渐加重,把这个疯狂的吻从唇,移到我脖颈,又落在了我的领口,还在往下探,我深吸一口气,从喉咙深处发出浅浅的声音,仿佛刺激了他的神经,他突然把我抱起来,双腿架在他的腰间就轻易撩开了我的裙子,大手肆无忌惮的伸了进来。

 

我能清晰的听见自己如鼓的心跳声,他的未婚妻还在外面的走廊上,不时还有人来来往往,而我却被他按在这个储藏间的墙上,做着如此疯狂的事情,我发誓我活到现在没有干过这么胆战心惊的事!

 

然而我们彼此粗重的呼吸已经掩盖了一切忌惮,我自认为自己是个没什么欲望的女人,这也正是孟晨抱怨我的地方,他曾经在吵架的时候亲口告诉我,沈素微比我有意思多了,我当然知道他指得“意思”是那方面,但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段凌弈的挑逗,我尽然难以自持!

 

他就这么肆无忌惮的侵占着我的每一处,无声宣示着主权,我紧紧的抱着他早已迷失在他的臂弯中。

 

在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一个我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我该死的爱上段凌弈了!否则我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么在意他的一切,为什么对顾琴的出现如此反常,为什么对他的侵占丝毫拒绝不了!

 

所有的答案都指向一个,我爱上他了!

 

在我认识到这个现实后我反而松了一口气,我一直躲避的,不愿面对的,到头来还是一样落在了我身上。

 

然而这一切都在一串电话铃声中戛然而止,段凌弈一只手抱着我一只手接起电话,我和他之间零距离,所以也清晰的听到了电话那头顾琴的声音:“你在哪呢?怎么一转身人不见了?”

 

而段凌弈盯着我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手上的动作依然不停,惊得我差点失声叫出来,他居然还能毫不喘息的对着电话那头的顾琴说:“我在办正事,等会去找你。”

 

正事?这就是他说的正事?我突然觉得段凌弈很可怕,就像一个魔鬼带着我跌入深渊,我虽然不认识顾琴,但那个女人是他正牌的未婚妻,也许不久的将来会是他的妻子,而我现在在干嘛?我所做的这一切和沈素微有什么区别?

 

我是否也在破坏别人的婚姻和感情,我感觉背脊一阵发凉猛地推开段凌弈,力道太突然,他扶着旁边的冰箱差点没站稳朝我吼道:“你他妈发什么神经?”

 

他很恼怒,他的确很恼怒,可是他越恼怒我反而越冷静,我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收起所有感情,可是一开口声音却出卖了我的强忍,我有些颤抖的对他说:“你走吧,去你未婚妻那,从今天开始,我们两就当没认识过!”

 

他直起身子也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眼眸深沉:“上次你也说过同样的话,这次我只想问你一句,这是不是你的真心话?”

 

我抬起头对上他认真的双眼,心跳仿佛邹然停止,我死死咬着唇,好似要把唇瓣咬出血重重点点头。

 

他的黑眸像一潭深渊让我见不到底,他缓缓扣上衬衫纽扣又恢复得一丝不苟,嘴角却挂着一抹轻蔑的笑:“简驰,你真的一点都不可爱,也不懂事,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是不是真心话?”

此文为精彩内容, 后续全文内容请移步【安玩小说】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