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下载APP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8-01-02 08:52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新闻动态
分享到: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是作者总经理秘书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角是张帆林洛,在面试时,发现主考官竟是和自己有关系的美女监狱长,走了好...

奇热小说app

类型:办公学习

版本:

更新:2017-09-06

平台:

简要介绍

奇热小说官方下载app手机版是一款为你打造的移动手机阅读神器,让你来这里告别书荒,再也不用担心没有小说可以看了!喜欢的话就不要犹豫,赶紧下载吧!<详情>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是作者总经理秘书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角是张帆林洛,在面试时,发现主考官竟是和自己有关系的美女监狱长,走了好运的他进入女子监狱,成了这间监狱里面的唯一一个男管教……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下载APP免费阅读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小说试读

 

在面试时,发现主考官竟是和自己有关系的美女监狱长,走了好运的他进入女子监狱,成了这间监狱里面的唯一一个男管教。在女子监狱里,女犯人,女管教,女领导,一大波女人接踵而至,让他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女犯们为了各自目的,不惜付出一切代价接近他。一大波女犯人和犯罪阴谋接踵而至,看他如何将女罪犯们全部绳之以法。一个小人物用智慧和勇气对付一个个犯罪团伙的正能量作品。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小说试读

 

这个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故事发生在Z国沿海一座大城市,那一年,苍井空已经被人上烂了,我也被大学上烂了,那一年我二十二岁,一个迷茫的年纪,可是比这更迷茫的是我刚毕业就失业,我爸病倒下了,我的女朋友跟人跑了。

 

毕业后,我和女友多次寻工作无果,便一起到了一家宠物店打工,一个月前,发现她给宠物洗澡洗到了客户的床上,苦苦挽回不了后,我流着泪无奈的接受了现实的残忍。

 

在宠物店,我每天都过得很苦逼,工资低老板凶同事踩。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那个对我恨之入骨后来却把我拉进女子监狱工作的女人。

 

她之所以恨我入骨,是因为我趁她喝醉动了她。

 

故事开始的那天,我照例是上着班,打扫完一片狼藉的宠物店,走出店门口,在隔壁便利店买了一包五块钱的软白沙,疲惫的靠着墙点了一支烟。活着没有盼头,想死更没有理由。曾经的理想都见鬼去了,每一天过得像行尸走肉。

 

店门口的台阶上,一字排开坐了一行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个白嫩的小萝莉,全身汗津津的,bra在校服下若隐若现。青春,真可爱青春。

 

我叼着烟看着那个小萝莉,她一边打电话,一边眨巴眨巴眼睛看我,然后看向路边。我又抽了两口烟,一部宝马停在路边,小萝莉走过去,青春,真可爱青春。

 

小萝莉开了宝马车的门上车,开车的是一个戴墨镜的秃顶大叔,大叔抱住了小萝莉,黑黝黝的手伸向了小萝莉。

 

我在心里骂,**。

 

苦逼啊,我悟了,这个纸醉金迷的花花都市,并不是一个农村孩子的天堂。

 

“张帆,干嘛呢?是不是又偷懒?”一个粗里粗气的声音将我从沉思中惊醒。

 

一扭头,店长何花,老板是她干爹,我们叫她花姐,正怒目冷对着我。

 

男娃娃认干爹,干爹干的是男娃他娘;女娃娃认干爹,干爹干的是女娃。干爹没有白当的,要么**娘,要么**女儿。自古干爹都很忙,干爹其实是**。

 

我把烟头丢掉,奴颜媚骨的问:“花姐有什么吩咐。”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在店里忙得要死,你倒是闲的很,躲在这里偷懒抽烟,没点上进心,难怪你女朋友跟有钱人跑了。”

 

看着她上下开合的两片薄薄殷红嘴唇,我已经在心里把它骂了一百遍。

 

女友的出轨对我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偏偏每天来上班还要受到店长的好心提醒:这点事都干不好,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给狗洗澡都不会洗,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拖地都拖不干净,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

 

我女朋友跟人跑了,跟拖地干不干净有毛线关系。

 

“有个客户打电话来,要我们上门给它宠物洗澡!手脚利索点!”她把服务单塞给我。

 

在这家绝望的宠物店,做着绝望的工作,领着着绝望的工资,老板心眼太多,手下心眼太少;加薪是个童话,加班才是现阶段的基本国情。

 

行,干脆就辞职吧。咬咬牙想半天。唉,还是算了,等找到新工作再说。

 

拿着服务单,我到了那个很豪华的小区,经过了保安的两层盘问,找到了客户的门前。

 

门开了,我一愣,一个漂亮的美女,一套名贵丝制睡衣,头发**的披散着,身材高挑,丰满,成熟中带着一股子媚劲,随便看上一眼都会动坏的念头。一股酒味和着她身上的体香味扑面而来。

 

我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手拿着洗宠物的盆等洗具用品,站在她面前,莫名涌起一阵自卑,自卑到尘埃里去,开出一朵烂菊花来。我低声跟她说我是宠物店的员工。

 

“打了三天的电话,到现在才来,你们宠物店什么服务态度?”她盯着我抱怨道,那双眼睛,**却又凌厉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