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3D回合 九天玄女即将公测

发表时间:2016-10-09  |  来源:www.anwan.com  作者:游戏资讯
分享到:
仙剑奇侠传3D回合游戏下载:http://www.anwan.com/wangyou/39891.html九天玄女为天帝伏羲之女,拥有着强大的灵力,放眼整个神界,也只有祝...
\

仙剑奇侠传3D回合游戏下载:http://www.anwan.com/wangyou/39891.html

九天玄女为天帝伏羲之女,拥有着强大的灵力,放眼整个神界,也只有祝融、后土、禺疆寥寥几位大神能与之相比。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神族力量的源头。和大部分神族不同,她的灵力在整个神族的力量占有不小的比例,为防止配繁衍后代而丧失大量灵力,动摇神族根基,她被天帝严令禁止涉及男女之情。

平台之上,羲和、望舒二剑悬浮在空中,

玄霄望着天河,眼中神色渐转黯淡,眉间涌过一抹淡淡痛意,忽地纵声长笑,笑声中不胜凄凉,却也充满了杀机。他立在当地,右袖如迎满了风,鼓荡欲裂,羲和剑红光闪耀,锋芒尽露!

紫英面色惨然,也缓缓闭上了双眼,身子仍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遮蔽住天河和菱纱。

整个世界似乎静止了,当它再一次动荡起来的时候,会是什么情景?

突然,天空中传来一个庄重威严的声音:"玄女有命,普告万灵!"

台上所有人听到这个声音,都是一诧,玄霄杀气稍敛,大袖松弛下来,皱眉向天上望去。却见半空中一道金光徐徐降下,光影之中,缓缓幻出一个女子,那人穿着一身淡黄色道服,衣装上金光灿然,于华丽中尽显高贵之气。众人看到她的容貌,无不怔然失色,只见她五官神态,无不与派中供奉的九天玄女一模一样,她面上宝光浮动,比之匠人雕成的塑像,更多了几分雍容。众人惊讶之下,心中各怀疑念,只有夙瑶面上极是惊喜,脱口道:"您是……"

那女子凝视台上众人,朗声说道:"本座乃天帝驾下九天玄女,奉命相传神界旨意。"

夙瑶面肌颤抖,狂喜道:"九天玄女娘娘……真的是您,终于、终于……琼华派已升至昆仑天光处,琼华派多年夙愿,终于我手中达成!"下方的卷云台上,也发出一阵惊呼声,众弟子喜出望外,一片欢腾。他们心目中一直膜拜的神灵,竟然出现在了面前,她是来赐福于自己的么?是来引渡众人飞升成仙的使者么?

然而他们很快就无需猜测了,只见九天玄女的面上,巍然萧肃,冷若冰霜。

"无知!凡心入魔,妄想升仙。"那神圣的声音中,竟是深深的鄙夷之意。

夙瑶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众弟子的欢呼声也登时哑了,脸上分明是两个字"不信"。为什么?琼华派明明已经升到了仙界底端,连昆仑天光都已照耀到了派中,为什么派中之人还不能飞升成仙?!

九天玄女神情峻厉,目光从琼华派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冷声道:"天帝有命,琼华派逆天行事,犯下滔天罪孽,令其受天火焚烧,陨落大地。派中弟子打入东海漩涡之中,囚禁千年!"又望向天河三人,语音中稍稍舒缓,扬声道:"但上天有好生之德,慕容紫英、云天河、韩菱纱虽为琼华弟子,心中却存清明善念,故可免去此劫。"

夙瑶浑身发抖,心中惊痛之余,更是无尽的惶惑,低声喃喃道:"不、不……为什么、为什么……"玄霄陡然变色,长眉立起,暴喝道:"岂有此理!什么天帝之命!我琼华派已至昆仑天光,飞升近在眼前,何须别人来代天授命!"

九天玄女淡然望着他,朗声道:"玄霄,一切因果,皆由自生。神界确也只是'代天授命',旨在维系天道不坠。盘古有训,纵横六界,诸事皆有缘法!凡人仰观苍天,无明日月潜息、四时更替,幽冥之间,万物已循因缘,恒大者则为'天道'。六界生灵,概莫能外。尔等逆天而行,又岂能无谴?"

玄霄哈哈大笑,面容中却是万分愤怒,自己苦苦追寻了二十几年的梦想竟被面前这个所谓的神明一言抹去,忿然怒吼道:"好个天道!好个逆天而行!简直是一派空谈!世间天灾人祸,茫茫如许,救不胜救,神界不恤苍生,却要碍我琼华升仙,莫非也是遵循天道?!"

九天玄女神色微凛,淡淡道:"不错。南斗掌生,北斗注死,所有生灵往复六界之间,寻常病苦如是,天灾人祸亦如是,此之谓'天之道',而非'逆天救世之道'。彼琼华派人心成魔,恶念万般,却妄图升仙,实乃天道不容!神界代天行诛,正是遵天道而行!"

玄霄眼中杀气大起,狂笑道:"什么天道!不过是神界一面之辞罢了!我琼华派修仙数百载,倍历艰辛,如今成仙在即,岂由得你们一句话否决!给我滚回天庭!!"右臂猛挥,一道红光劈空而来,竟向空中浮现的九天玄女斩去!他方才怒斥时,手上已在暗暗畜力,此时猝然出手,发出的剑气上带着十成功力,风声尖啸,势不可挡。

九天玄女轻蔑地望着玄霄,那道剑光射到她身前,她只轻轻一拂,便将其轻易击散。与此同时,玄霄只觉手臂一麻,羲和剑铛然落地,整个身子一动都不能动了。只听九天玄女冷笑道:"蝼蚁之力,敢与天争!凡人无识,但觉自己命如草芥,神明高高在上,却不懂天道有常,即便是神,也只能依天命而行。玄霄,蔑视天地,只会令你入邪更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玄霄身不能动,面上狂意却不稍减,放声怒啸:"苍天在上,我自敬畏!但若让我任由神界驱使,却是妄想!"九天玄女冷然不语,夙瑶忽然抬起头来,不甘的高叫道:"娘娘!我辈确实心怀妄想,希冀以凡人之力,修得仙道,纵然这一切有错,可本派数百年来,斩妖除魔、护佑世间,难道就毫无功德,竟要落此下场吗?"

九天玄女肃然摇头,望着夙瑶,朗声道:"善恶行止,本无人界、妖界之分,妖不为恶,为何杀之?琼华派因一己贪念,屠戮幻瞑界,又与邪魔何异?欲求仙道、先修人道,不明是非,何以为仙!"

夙瑶面色一悚,喃喃自语:"……欲求仙道、先修人道……"额头汗水涔涔而下,身上如同失去了全副气力一般,随着精力一同消散的,还有几十年来奉为圭臬的东西。她低声自言自语许久,终于缓缓走到九天玄女面前,颓然跪倒:"……夙瑶知错,甘心受罚。"

九天玄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点了点头,道:"既然知错能改,上天亦有好生之德,尔囚于东海漩涡五百年后,便自入轮回去吧。"夙瑶苍白的脸上神采略复,连连顿首。玄霄斜睨着她,冷笑不绝。

九天玄女猛地一拂袖,琼华派地面上立时剧烈震动起来,卷云台上,许多人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天涯彼端,隐有无数火球,急速向这边飞来。她紧接着长袖一扬,众弟子全身被红光包裹,惊叫声中,向着东方远远飞去。又转向天河等人,巍然道:"天火即将落下,本座缚咒自会将琼华弟子带往东海漩涡。云天河、韩菱纱、慕容紫英,你们三个速速离去吧。"

天河突然惊道:"等等!天火来了,琼华派也会落下……那山下的人怎么办?他们都会死吗?"想到播仙镇那些还没来得及搬走的居民们,不由得大为惶恐,背心伤处又是一阵剧痛。

九天玄女淡然道:"今日之因,必有明日之果,而今日之果,亦起于昔日之因。这些事情,不是你应该问的。"天河听得一愣,猛地摇摇头,焦急地道:"你说的这些因因果果的事情,我不明白……可是就算琼华派做错了,山下那些人有什么错?!你说琼华派的弟子犯了天道,可你也只是把他们关起来,那又为什么要让山下那些无辜的人去死?!"

九天玄女目中微涌怒意,沉声道:"云天河,你是质疑天命,还是心存不忍?"菱纱神情一惧,两只手紧紧地拉着天河的袖子。天河微微喘了口气,高声道:"我、我只想救那些人!之前救不了月牙村的人,那种难受的感觉,我再也不想要了!"

菱纱和紫英听了这话,心内也是一阵难受。九天玄女冷冷地摇了摇头:"天意难违!"天河心中气闷,正要争辩,只听身旁玄霄猛地狂笑起来:"哈哈哈!难怪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果然是无情无义,草菅人命!堂堂神界,令人齿冷!"

九天玄女脸色一沉,喝道:"玄霄!你罪孽深重,至此仍无悔心!更道出如此荒谬之言!"抬眼扫向云端之下,无数的山河草木,朗朗说道:"所谓'天地不仁',乃神与天道都视天地万物为平等,竟被你曲解至此!"

玄霄恨声长笑:"天道如此不公,神界如此嫉贤妒能、戕害常人,可笑我一生竟为之所误!苍天弃吾、吾宁成魔!"身子奋力挣扎,想摆脱她法力的束缚,面容上已尽是癫狂之意。九天玄女神色不变,高声喝道:"玄霄!你现下心魔已成,本座本该取你性命,如今先将你打入东海漩涡最深之处,本座自回天庭复命,另禀天帝,再议生杀!"

玄霄狂笑不止,一旁的夙瑶低首不语。九天玄女沉哼一声,运转法力,他二人身形也被一团光球所笼罩,九天玄女正要转身离去,忽听见天河又急问道:"等一下!你还没有告诉我,要怎样才能救山下那些人?!"

九天玄女瞅他一眼,目光中颇有感叹之意,仍是淡淡地道:"天意难违。"天河大声道:"不对,你明明说过,万物就是天道,那人也算天道的一部分吧?!为什么不能自己定自己的命呢?!"

"……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少年深深吸了一口气,扬声高喊着自己心中永不动摇的信念。

九天玄女注视着他,目中光芒数变,过了片刻,面容渐渐淡定下来,似是为他心志所感,慨叹一声:"云天河,你的想法果然与众不同,难怪衔烛之龙和句芒都对你另眼相看……逆天改命,何等大事,但你身具神龙之息与后羿射日弓,能否扭转乾坤,由你自己而定!"她顿了一顿,神情肃然,郑重说道:"倘你执意为之,本座亦不阻拦,但以你凡人之躯,贸然承受神器的威力,定会付出代价!你且好好想清楚吧!"说完便转过身去,随着天光慢慢升起,消失在云层深处。

"掌门"。紫英望着夙瑶。夙瑶不语。想着琼华开派数百年,纵横山川,除妖荡魔。也不失为一修仙大派。如今已历二十五任掌门。数百年基业却毁在自己手中。真是愧对历代先师。夙瑶脸上已浮现出悔恨之意。她望向紫英缓缓说道:紫英,琼华派毁于我手,实在无颜面对历代祖师。昔日妒你才华,不让你修习高深的仙术,实乃目光短浅,望你能原谅我。日后定要再光大琼华派,一切便交付于你了。"掌门"。紫英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夙瑶已被那光球所笼罩,腾空而起,向着东方远远飞去了。

玄霄狂笑不止,也被那光球所笼罩,身不由己地也腾空而去,落在地上的羲和剑也蓦地飞起,紧紧随着玄霄远去。转瞬之间,天空中便已看不见两人的身影了,只听见远处玄霄似恨似痛的狂笑声遥遥传来,越去越远,终于被卷云台上呼啸的风声所湮没,再也不闻。此时天河未及多想九天玄女的话,只听见紫英惊呼道:"天火来了!我们快走!"话音未落,天边红光已现,数十团巨大的火球向着已失去双剑灵力支撑的琼华派,砸了下来!

天河和菱纱看得惊恐,蓦然间肩头一紧,被紫英用力提到一道紫黑色的大剑上,绝尘而去。那柄剑正是当日他在不周山上收取的魔剑,此时三人手上长剑或损或失,想不到这柄魔剑,此刻竟然派上了用场。此刻天河、菱纱均已受伤,无力御剑,唯有紫英一人虽遭小创,情形尚好,硬是凭着一人之力,带着他俩奋力向山下飞去。

就在地面将至时,紫英眼前一晕,勉强支持多时的身体终究也撑不下去了,扑通一声,从魔剑上摔了下来,倒在昆仑山脚下的沙地上,不省人事。菱纱迷迷糊糊地落到地上,也已体力不支,晕倒了下来。只有天河尚且清醒着,看见两人情况不妙,焦急地将他们平放到一起,连声呼喊道:"菱纱、紫英,你们醒一醒啊!"

突然,他猛地转过身来,望着半空中被火焰包裹着,向山脚村镇坠落下去的琼华派,面上充满了焦虑,还有着一丝丝的犹豫。他缓缓解下了身后的后羿射日弓,又解下了紫英赠送的天河剑,颤抖着将它们搭在一起,却没有勇气拉开弓弦。

以凡人之躯,贸然承受神器的威力,定会付出代价……这代价是什么,是死吗……

他并不怕死,就在半个时辰之前,他为了救菱纱,还宁可拼上自己的性命。此刻望舒剑已经夺回,菱纱的生命也不会再有危险了。可是,就在一切都好转起来的时候,自己却这样永远离开她,对她来说,该是何等的痛苦与悲伤!她身上的病症会好,可是心里的伤口呢?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在伤害她?

但是,他又能眼睁睁看着山脚下那些善良的居民死在自己面前吗?

下坠的琼华派已经离地面越来越近,炽热的空气中夹杂着咆哮的风暴,燃烧着、席卷着、吞噬着昆仑山上的一切。一滴滴鲜红从天河左臂上淌下,滴到沙土中,洇灭不见,身上仅存的几分力气也随之一点点消散开去。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走到菱纱身旁,深深地凝视着她的脸庞,他第一次发现,她的容颜,竟是如此美丽,美丽得让人不舍、让人心痛!

一滴晶莹的泪珠落了下来,正滴在菱纱的眼角。

"菱纱,对不起……"

他痴痴地望完最后一眼,决然转身,拉弓如满月,瞄准了天空中那团巨大的火球。身体里翻滚着的内息都集中到了双臂上,紧接着,涌向了手中的后羿射日弓和天河剑。猛然间嗖的一声,天河剑带着澎湃的内力,化作一道蓝光,直飞天上!

轰鸣的爆炸声,响彻天际!

后羿射日弓从天河手上落了下来,体内赖以支撑的两股真力,也随着这一剑,尽数飞离。他已经没有了一毫力气,身子摇晃了一下,歪倒下来。倒地之前,他隐约望见,一团团赤色的飞灰在空中涣然飘散,脸上浮出了一丝欣慰……

突然间,一阵剧痛从双眼传来,直入脑中,神识一下子陷入了黑暗……

云端底部,一道幽蓝的剑影缓缓落下……

残阳西落,血染苍茫,悲风呼啸,寒意凌云。

相关阅读推荐:仙剑奇侠传3D回合 让你一夜暴富的技巧

【上一篇】幻城 众志成城保卫家园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